旅人不語,只是默默地將帽子戴上,揹起行李,一副準備離開的模樣。

  「有少女因為被伊凡‧雷茲玷污而選擇在比森山谷自殺,伊凡‧雷茲的罪呢?」

  凱茵有些慌張,一部分是因為害怕旅人會將自己的事告訴十字軍,但矛盾的,她也害怕旅人走了,知道事實真相的只剩下她一個人,而真相是沉重的,她一個人無法承擔。

  旅人的眼眸從帽沿底下探出,冷漠中似乎還有別種更為複雜的情緒。

Posted by 滄藍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她在輾轉之中,憑著裁縫的才能在西南海岸有了響亮的名聲,只不過,那時候她已經改名換姓。

  她製作了精緻的假人皮面具,遮掩起臉上的傷疤,退出了皇宮,隱居到平民市街。意料之外的,她巧遇了蘿莎,她以全新的身分、全新的面孔與她一起開創了裁縫業的新時代。在戰後要在這行業站住腳是很不容易的,她們咬牙撐過了一段痛苦的日子,之後,她們成名,成為了威震一方的頂尖集團。

  後來,蘿莎大病去逝,她受到前任國王,詹姆一世的邀請加入了皇家裁縫坊。

  她做夢都沒想過,自己會再回來這個令她魂牽夢縈、一輩子放不下的夢幻之所。她在這裡成為了領袖,如今老來退休,被邀請到皇宮裡做女官,負責小公主、小皇子們的生活起居,偶爾替他們補補衣服、或是做些小飾品。

Posted by 滄藍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詹姆斯‧安傑看著眼前蒼白的無字墓碑,垂著眼。

  這裡是皇族的墓園,他遵照邁羅國王的遺願,將他的墓建在他的母親旁邊。兩個無字碑立在一起,有種無以言說的荒涼。

 

  回想起那天,他坐在皇宮花園的一隅,眺望著那些形形色色的各式花朵,以不一樣的排列栽種於一團一團的花圃裡,還有幾棵灌木被剪裁成了奇怪的形狀,整座庭園像座迷宮,花草是牆,他就在最中心。與邁羅,當今的國王一起。

Posted by 滄藍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那個老頭是個變態。

 

  不、該說這整個皇宮貴族都是變態。海雅不自覺的這麼想。

  她垂眸看著金屬水盆中的森白骨頭,在陰暗的地下房間裡,奮力的反射所有的色光,極力彰顯它們的存在。唯一的一束陽光從天頂處的天窗照進,寒冬的空氣沉降在這小房間裡,盤旋著。

Posted by 滄藍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 人氣()

  不知道為何每次聽宇多田光的老歌,聽著聽著就會想聽天野月子。

  〈聲〉跟〈蝶〉算是最初認識天野月子的歌,都是出自恐怖遊戲「~零~」系列的主題曲。有看過別人實況「紅蝶」,真的毛毛的各種恐怖,「刺青之聲」倒是還沒看過人家玩(也不敢自己玩)。

  相比之下「濡鴉的巫女」真的很沒什麼XD

Posted by 滄藍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 人氣()

  當她得知艾貝兒被十字軍帶回教會,並且被囚禁質問了一整個晚上,已經是隔天晨間接近正午時的事。

  凱茵當時在運送最近收成的第一批小麥至磨坊的路上,正好遇上幾名年輕的十字軍成員,他們在前往教會的路上高談闊論發現伊凡‧雷茲死於比森山谷的事件,同時提及了艾貝兒的審判庭將在下午舉行的事,凱茵才察覺到有異。

  她懷著不安的心情前來教會的審判庭,選擇不起眼的一隅坐下,聆聽哈菲拉教會主教與艾貝兒在庭上的對答。

  但她一個字也沒聽進去。

Posted by 滄藍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