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他隨著東升的晨光甦醒時,先是感知到四面八方而來的絢爛的光芒,然後才因為夢見了太長的夢境而感到全身疲軟無力。

  自他出生,到他挖掉雙眼正式成為預言的巫後,他從來沒有使用過預知的視野去窺探未來。沒有人需要他看,這個世界很和平,很美麗……除了自己的存在以外。

  他們說,彩虹的孩子在雨後的預言會更準確。

  他知道這些絢爛的光是因為雨後殘水的光折射,他坐著長夢的夜裡下雨了。那意味著什麼,他知道的。

Posted by 滄藍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汝為何無名?」白色這樣問著。

  他問了好久,都沒有得到令他滿意的解釋,因為那個人總是聳聳肩,然後跟他說,「因為是虹子吧。」

  天狼墜落之後,群巫便前來迎接,讓他與無名的彩虹之子一齊住進巫宮。但沒有人向他提過是誰召喚他讓他墜落人間,如同沒有人向虹提過失去日光的世界已然混亂成什麼樣子。

  他喜歡喚他虹,同他喜歡喚他不同於天狼的其他名字。

Posted by 滄藍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當他伸出手而觸碰到的是溫暖的風,雖雙眼再也看不見了,但他知道,黑夜要過去了,黎明要來到了。

  為了成為人們口中的巫,替他們架構起的國家、世界預言和平或是災難,於是他聽了爺爺的勸,在沒有星星月亮的無神夜,以血腥殘酷的方式挖取了雙眼。但因為他體內特殊的血脈覺醒,他雖失去了視覺,感知卻擴展到了五感之上的領域。

  自那時起,他就一直被關在巫宮裡。

  不能到外面的世界去,他自然沒有朋友,然而也沒有親人來到巫宮裡來探望他。直到他長大了、懂事了才知道,人們天生就恐懼著未知的事物,即使是血親,也害怕能夠預知未來的他,好像是只要與他見面,未來就會被預定為悲劇。

Posted by 滄藍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你到底做什麼去啦!你知道我們多擔心嗎?」

  這是清惠看到奕青出現在家門口時,所開口說出的第一句話。雖然開口的責罵聽的出生氣的顫抖,卻難掩擔心後如釋重負的神情。

  「我……」

  「我還到阿伯家問,他們說你可能上山去了。我很害怕你因為你阿公的事……總之,你知道我差點就報警了嗎?」

Posted by 滄藍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他迅速的喝完草藥,在蒼嘴的反對無效下,被白霧帶到山林中樹齡最高的神木下。據白霧說,那裡是歷代山神誕生和安息的地方,也是蒼嘴的雛鳥出生的地方,更是白霧完成多次執行送葬的處所。

  只敢遠遠瞻望的奕青,看著白霧的身影在微弱的月光壟罩下,比光點還薄弱的氣息暗示著她死者的身分。

  與奕青對她最初的印象絲毫不差,死亡,是對白霧最貼切的形容詞。

  捧著手記的白霧開始唱起歌曲。

Posted by 滄藍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睜開雙眼時,奕青只覺得好像做了一場很長很長的夢。

  他夢見清惠,夢見奕潔,也夢見阿遠外公和阿玉外婆,朦朧中好像還夢見了那位素未謀面的阿善。

  「醒啦?你這傢伙還真柔弱耶,到底要在山裡昏倒幾次啊?」蒼嘴黝黑的膚色融入夜中,只剩金色的雙眼在發光。

  剛醒過來的奕青著實被蒼嘴嚇到。他完全忘記自己會昏倒是因為又在山裡跌倒,也忘了這段期間他都跟這群非人生物住在一起。

Posted by 滄藍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