灶前一白一紅的兩個孩子,望了一眼爐灶上的鐵鍋和擺在一旁的鍋鏟,像是看著一堵磚牆般的望塵莫及。

  因為年紀和個子都還小,在廚房幫忙雜務的朵琳也還不會下廚,更不用說已經不常出現在廚房的紫蘇了。兩人無奈對看一眼時,紫蘇的肚子叫了一聲,暗示著午餐不足以填滿他的飢餓。

  朵琳因為紫蘇的困窘而輕笑出聲,「還是去找莉西姐姐幫忙吧,說不定少主的點心可以分你一些呢。」

  「艾爾丁太太人不太舒服,莉西出門拜訪雷醫生了,還沒回來。」

滄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部改編自神永學原著小說的日劇令人驚艷,不僅是劇情、人物角色的刻畫或是演員們的演技,都讓人眼睛發亮的從頭看到最後。當然,這絕對是一個敗原著小說的節奏……聽說NTV該時段的上一檔,是《掟上今日子的備忘錄》呢,可以,這很坑。

 

(本文有劇透,請小心踩)

滄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以單集篇幅或是總集數來說都算小品的一齣日劇,由窪田正孝、北村一輝以及阿部純子主演,我承認我是因為看到北村的名字看下去的,總之,這部日劇對我來說好壞參半。

 

(本文有劇透,請小心踩)

滄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跟我說,是時候再次啟程。這次又要離開誰?我問。但沒有得到任何回答。我知道他不敢說,怕我心碎,但其實我一直都曉得,我永遠都只能擁有我自己。

  他曾經問我,光有愛還不夠嗎?他用了很多故事說服我世界有愛就夠了,但我是個必須依靠痛苦才能記住自己的存在有所價值的人,這是內心有愛的人無法理解的。他們會說,你又在無病呻吟了,為什麼不朝好的方向看呢?我試過,但沒辦法不往壞處想。有時候我會覺得,樂觀與悲觀是相對的,世界就是要有我這種悲觀的人去直視痛苦,樂觀的人才能夠樂觀的去擁抱愛。

  當人們看見我老是在離開,他們卻不曉得是他人先萌生了念頭,諸如我不如他們的預期那般為他們著想,或聰明,或體貼,或有利用價值,他們先起了一個念頭,像是明示或暗示的指責,或意有所指他們有別人不一定需要我的陪伴,或其他。在人類的社會裡我很冷血,但我知道我的血總是溫熱的,因為它們無時無刻都從我靈魂的傷口流淌而出。

  我只是先察覺了一點不對勁,在讓人說謊他們還在意我之前,先抽身離開。我比任何人都要誠實。他說,我的心太窄小,一次只能容納一個人。我說,對,所以每一個人要離開,都必須先撕扯我窄小的心才能自由。他沈默。我繼續說,所以不必害怕我心碎,我的心只是一篇故事只有起頭,未完待續。我從來只寫別人的故事,不寫我的。說謊。他說。

滄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陰暗狹小的房間中央,擺著一張圓桌,只有一盞燭台提供搖曳的光源,卻也足夠讓盤踞桌子兩方的人看清彼此的臉龐。

  朱萊帝將一袋錢幣放在桌上,推到對面的人影面前,沒有說話。

  國政都心周邊市集的其中一個祕密街巷裡,聚集眾多非法人口販賣、走私迷幻藥與軍火等不法組織,偶有殺手集團潛伏,也不乏情報販子等地下活動。經營違法集團的多為邊境人或是血統混雜的都國人,朱萊帝拜訪的這位情報販也不例外。

  背負審判官使命的朱萊帝,歷代都是和這情報販賣組織,青棘一族交好。讓守護之星去追查線索太過顯眼,有時候只有這些地下專門收集情報的人才能打探到關鍵證據,解決多起長老之間的不法情事。

滄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