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哈菲拉鎮被不潔之死盤據而荒廢之後,艾貝兒、艾朗及餘下的幾位哈菲拉鎮民追趕上了遺民的遷徙隊伍,而這支人數所剩不多的隊伍在尋找落地生根之所的路上並不順利。即使他們努力地想隱匿他們的來處現今已是死地,卻仍然不得接納,最多只能在一個村落停歇兩到三天,隨後又得啟程。

  與旅人分別之後的日子裡,艾貝兒成為了遺民的精神領袖,帶領著這群為數不多的人們,試圖在紛嚷的世界中找一片可以安居的淨土。她不禁想,旅人會踏上旅程,是不是也在尋找類似的東西呢?

  隊伍在一條溪邊稍作歇息,艾貝兒一會兒望著天空,一會兒望著潺潺的溪流,她已經很久沒有想起那天的情景,今天卻異常的回憶起來,而且畫面相當鮮明。

  她記得旅人的雪鴿將凱茵的光點全數吃掉了,之後旅人給了她凱茵留下的那顆嬌小、透漏著漂亮暗紅色的水滴形種子,以及另一樣東西。

滄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尋寶地點:「諾爾貝特咖啡館

❒ 下有劇透

 

  接續格局浩大收場的《魅咒篇》,《九骸篇》仍然在丹德萊恩豐富的神祕學知識下,以懸疑的步調開展,中間穿插幾段咒術來往的明爭暗鬥,下咒與解咒的繁瑣程序,細膩的與每個劇情環節緊扣,帶出整個系列中最重要的幾個伏筆。

滄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曲子悠揚的迴盪,艾貝兒忍不住抬頭看向旅人的身影。那道背影在泥人之前,襯托出他在面對危急的終極狀態時是多麼渺小、無助,卻又是如此堅毅、勇敢。

  旅人腳下開始浮出泛著微弱光芒的圓陣,艾貝兒看不懂上面的符文與圖案,艾朗則是面帶驚訝,嘖嘖稱奇。同心圓裡的六芒星與交叉的雙劍,艾朗年輕的時候看過,在象徵源自悠久古老記憶的古書裡,就在記載「幽靈」條目的書本封面上,那是保有古代教會曾面臨的各種奇異物體的百科全書。

  「奇路彭。」

  奇路彭的悠久已經不可考,如同伊甸的古老傳說一樣,已經是神話那般的虛幻與縹緲。正如在凱茵家前旅人的那段話語所透漏的,艾朗推測,這個旅人恐怕與古伊甸有著很深的淵源。

滄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相隔好久,才繼續把當年突然就斷貨了的鮮歡小奈子系列拿出來讀,近期在努力啃食的就是燃聿的《七重微笑天空》系列。

  從我的部落格紀錄來看,我可能是個早期燃聿的忠實粉絲,不僅收了《純血飼養》系列,還收了這部與《妖怪大叔》系列,我自己都感到意外了。在閱讀這本書之前,有搜索到燃聿發表在部落格上的《純血飼養》後記,雖然作者本人表示《純血飼養》是他第一次書寫篇深沉黑暗的作品,以往的作品往往是詼諧幽默的,但我要很認真的說,《七重微笑天空》的第一集讀起來的感覺,還是很黑暗啊作者大人!

  雖然女主角的命名毗格娜來自英文的小豬,為了對應連恩的獅子,是有點可愛好笑,但是毗格娜的遭遇根本慘絕人寰。

  身為一間魔法學院裡的唯一一位秘咒師,雖說是魔力最強大,而且各樣魔法相關學科都能精通,卻傳說著力量最終會反噬其身,轉變為有強大破壞力的「毀」。因著這層關係,毗格娜在學院裡沒有獲得良好的教育,在貴族與平民階級分明的學校中,連平民待遇都沒有,不被老師們所愛,時常被關禁閉。

滄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尋寶地點:Penana / Ep

 

  從第一集到第三集,兀心的《拼圖》一直都是以最簡潔有力的文字在堆砌故事。

  在這幾天裡,我不斷的看到有人在討論文筆的好壞如何論斷,難道只能依雕琢文字的程度,來判定一部作品的文筆好壞嗎?不少網友舉例東野圭吾,但若要將眼光放到網路未出版過的小說,就我所讀的作品之中,兀心的《拼圖》系列就屬於用字不走華麗風格,但求精準扼要,不冗贅的風格與這部作品的風格相襯的極好。

滄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們奔跑在杳無人煙的街道上。

  房屋傾頹而成的屋瓦碎片散落在各處,揚起的沙塵仍然在空中瀰漫漂浮,但世界寂靜無聲,只剩下他們逃跑時製造出的聲響。

  市鎮中心廣場的噴水池已被破壞,溢出的池水飄出與黑紫顏色相符的腐臭味。艾貝兒皺起了眉,這個她曾愛過的地方已經毀壞不堪,為什麼內心只有麻木的空虛感呢?

  跟著跑在前方不遠處的艾朗,兩人一路上且走且停的警戒著,緩慢朝著哈菲拉的郊區前進。照這樣的路線走下去,他們遲早會經過凱茵的故居,雖然那間屋子已經被那個神祕旅人燒毀並且加以淨化,但她還是想再看一眼。

滄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