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完結】撥弄頭髮的王子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她在輾轉之中,憑著裁縫的才能在西南海岸有了響亮的名聲,只不過,那時候她已經改名換姓。

  她製作了精緻的假人皮面具,遮掩起臉上的傷疤,退出了皇宮,隱居到平民市街。意料之外的,她巧遇了蘿莎,她以全新的身分、全新的面孔與她一起開創了裁縫業的新時代。在戰後要在這行業站住腳是很不容易的,她們咬牙撐過了一段痛苦的日子,之後,她們成名,成為了威震一方的頂尖集團。

  後來,蘿莎大病去逝,她受到前任國王,詹姆一世的邀請加入了皇家裁縫坊。

  她做夢都沒想過,自己會再回來這個令她魂牽夢縈、一輩子放不下的夢幻之所。她在這裡成為了領袖,如今老來退休,被邀請到皇宮裡做女官,負責小公主、小皇子們的生活起居,偶爾替他們補補衣服、或是做些小飾品。

滄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詹姆斯‧安傑看著眼前蒼白的無字墓碑,垂著眼。

  這裡是皇族的墓園,他遵照邁羅國王的遺願,將他的墓建在他的母親旁邊。兩個無字碑立在一起,有種無以言說的荒涼。

 

  回想起那天,他坐在皇宮花園的一隅,眺望著那些形形色色的各式花朵,以不一樣的排列栽種於一團一團的花圃裡,還有幾棵灌木被剪裁成了奇怪的形狀,整座庭園像座迷宮,花草是牆,他就在最中心。與邁羅,當今的國王一起。

滄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那個老頭是個變態。

 

  不、該說這整個皇宮貴族都是變態。海雅不自覺的這麼想。

  她垂眸看著金屬水盆中的森白骨頭,在陰暗的地下房間裡,奮力的反射所有的色光,極力彰顯它們的存在。唯一的一束陽光從天頂處的天窗照進,寒冬的空氣沉降在這小房間裡,盤旋著。

滄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薛爾緹迅雷不及掩耳的抽起書桌上的拆信刀,在皇后還來不及驚呼時,撞開皇后,奔出書房。她踏上絢麗的紅地毯,找到隔壁的會客室,粗魯的打開房門,在看到那小男孩正與她的女童僕說說笑笑的瞬間,殺意從腹部湧上,竄入她的腦門與她的四肢。

  薛爾緹緊握手上的拆信刀就往邁羅撲去,發現不對勁的兩個孩子千鈞一髮之際躲過撲來的薛爾緹,後者因為沒注意到茶几而被絆倒在地。

  年幼的邁羅拉著女童僕就要逃出房間,薛爾緹見狀趕緊扭轉身子拉住邁羅的腳,孩子因此摔倒在地。她開始發狂的大笑,拆信刀要刺進男孩大腿的剎那,薛爾緹感到頭髮被拉扯。

  是隨後闖入房間的桑妮雅。她為了阻止這個因為政治失敗而發狂、正打算殺害自己的孩子的女人做出蠢事,而扯下了不少薛爾緹的美麗金髮。

滄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她討厭這世界上所有卑賤的事物。

  讓她能真心喜愛的東西很少,比如說,國王頭上的那頂皇冠上的紅寶石,皇后那已經五歲的小皇子的精巧小臉,國王賜予她的高貴夫婿與兩個孩子。

  她因為美貌,而從平民一躍而成貴族的妻子。但她還年輕,不喜歡被稱為某夫人,更喜歡那些年輕、或是成熟有為的貴族男子叫她的本名,一看就知道來自平民的青春活潑,正是她可以流連在眾多貴族之間的祕密武器。

  這個皇宮的繁華太過甜膩而且華而不實,知曉這點的男人,就會喜歡她來自鄉野間的純樸可愛。

滄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她長得很好看。

  

  那天她穿了一件全黑的服裝,頭上戴著一頂黑帽,沒有畫太鮮豔的妝,亞麻色的長髮整齊的盤在腦後,但那雙酒紅色的雙眼卻將她的美豔氣息全然襯托出來。她靜靜地望著手在房門前的侍衛,對方被她盯著也有點尷尬的不敢迎上視線。

  唇微微的上揚,「我還是沒有被原諒嗎?」

滄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康絲茉她比我先走了啊。」

 

  老歐文是康絲茉的父親,也是西里安的父親,同時也是這個紡織大國的現任統治者。但是當今的年輕一代已經沒有人記得他的名字,取代他的,是邁羅。

  邁羅年紀比西里安輕,卻才是他那個不討喜的正室所生。

滄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她第一次見到那位傳說中的王子時,嚇了很大一跳。

  因為那位總是捧著被製作為標本人體頭顱的王子,長得相當好看,氣質優雅、舉止高貴,和她的愛人可說是如出一轍。蘿莎想起她第一次遇見康絲茉公主的時候,她的男裝讓人人都誤以為她就是王子。

 

  「妳可以住在皇宮裡,住到妳想離開為止。」

滄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她很好看。

  與其說好看,不如說是透露出充滿自信魅力的野性美。

  雖然在鄉下地方出生長大,卻不見純樸中總會有的愚昧無知,她的自信來自於她的聰慧,她的魅力來自於奔放自由的內心,對當時空有漂亮外表的自己來說,她截然是另外一個世界,卻又那麼讓人想要得到手的美人兒。

  她知道自己已經死了,無論她站在那個人的身邊默默地想牽她的手,或是偷偷親吻她的臉龐,那個人都只會當作是一陣不知從何而來的涼風,拂過去後就消失在空氣裡。

滄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第一次到皇宮裡來的他,被金碧輝煌的裝潢給震驚的目瞪口呆,即使身為衣匠公會理事長之一的他,也是被一件件的華麗青花瓷器、黃金燭台等擺設吸引住目光。

  不過他並不知曉自己被召進宮裡來是為了什麼,只知道王子急著要見他。

  他平生還未見過這位王子殿下,人們都說王子長得相當好看,但也有傳說王子有著怪奇恐怖的嗜好。無論是什麼樣傳言,在王子暫時替臥病的老國王治理國家的這段期間,人民對王子的治理很少有怨言。

  跟著走在前頭的男子,他在猜測那樣的服飾代表什麼樣職級的總管,同時也幻想著他如何跟同業的炫耀他被王子召見。

滄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天是個大日子。

  在連續好幾日的裁縫祭活動,因著皇家裁縫坊主辦的衣飾展演而來到最高潮。在今天,皇家裁縫坊會聚集好幾名男女,穿著民間的各家裁縫坊的服裝設計走上舞台,讓來祭典遊歷的遊客得以一飽眼福,窺探衣匠大國在裁縫技術之外,設計衣飾方面也具有前衛、創見的實力。

  海雅雖是邁羅王子的貼身女侍,但在這王國上下都忙碌起來的祭典裡,在縫紉與設計上也相當在行的海雅,在王子默許與皇家裁縫坊理事長安傑小姐的大力邀約之下,海雅每年都會參與這場盛典。

  展演活動是各家衣飾推出自己的品牌,互相較量、互相交流的大型會場,而海雅支援的皇家裁縫坊自然也是其中一個參加的品牌,但不參與評比與商業合作活動,帶著一半王國的標誌,退居民間優秀裁縫師們的背後,將他們往前推向國際場合,才是皇家裁縫坊的真正責任。

滄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他很好看。

  與其說是好看,不如說是透露出高貴的氣味。

  比起鄰國那幾個油光滿面、腦滿腸肥的王公貴族來說,他一樣在食衣住行上樣樣不馬虎,卻不太過奢侈的風格讓他有別於其他,優雅的氣質從內裡發出,顯示在言行舉止,即使穿著平民的服飾走上街,也不會有人對他其實是個王子提出異議。

  這位王子,算是他檯面上的長兄。

滄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