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給渡火的書信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無力摘下的面具上有黴,從我的眼睛往還算新鮮的心與肝生根。

滄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關於幻滅,我們曾經所知甚少。

  在仍然年輕、宛若初生的靈魂中,一切都是天真的,都該是美好的。我們可能因為輕狂而差點走錯,也可能一輩子都安分守己,偶爾我們想到自己,更多時候想到我們怎麼變成他們,不曾質疑世界就是這個樣子,我們曾經堅決相信期許很難破碎,我們未來就是要長成那個樣子,沒有第二種可能。

  他們教導我們禮儀:請、謝謝、對不起。他們也教導我們是非,錯的不能做,對的就腳踏實地而且要低調,要謙虛、要認真負責、要對他人感同身受、要懂得自省。他們也教我們愛。他們會在人生中某個短暫的時刻、或者長達一輩子,是我們對未來的想像與憧憬,他們的臉就是世界的臉,他們愛著我們的時候,我們就被擁抱在世界的懷裡。

  我們以為幻滅很遠,其實很近。當人類拍下第一張黑洞的照片,當臉出現皺紋,當發現第一根白頭髮,都是只需一瞬間就能成就的事。  

滄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如題。
  這件事其實有點久了,我後知後覺,竟在2018年快結束的前夕才發現,我在痞客邦上發表的文章,尤其時2018年9月11日以前的所有文章,都被「雪花新聞」未經我本人授權的全數搬運過去。文章內容一模一樣,圖片也一模一樣,甚至連我文末的創用CC聲明也照貼過去。

文章標籤

滄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photo via stocksnap.io

 

滄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他跟我說,是時候再次啟程。這次又要離開誰?我問。但沒有得到任何回答。我知道他不敢說,怕我心碎,但其實我一直都曉得,我永遠都只能擁有我自己。

  他曾經問我,光有愛還不夠嗎?他用了很多故事說服我世界有愛就夠了,但我是個必須依靠痛苦才能記住自己的存在有所價值的人,這是內心有愛的人無法理解的。他們會說,你又在無病呻吟了,為什麼不朝好的方向看呢?我試過,但沒辦法不往壞處想。有時候我會覺得,樂觀與悲觀是相對的,世界就是要有我這種悲觀的人去直視痛苦,樂觀的人才能夠樂觀的去擁抱愛。

  當人們看見我老是在離開,他們卻不曉得是他人先萌生了念頭,諸如我不如他們的預期那般為他們著想,或聰明,或體貼,或有利用價值,他們先起了一個念頭,像是明示或暗示的指責,或意有所指他們有別人不一定需要我的陪伴,或其他。在人類的社會裡我很冷血,但我知道我的血總是溫熱的,因為它們無時無刻都從我靈魂的傷口流淌而出。

  我只是先察覺了一點不對勁,在讓人說謊他們還在意我之前,先抽身離開。我比任何人都要誠實。他說,我的心太窄小,一次只能容納一個人。我說,對,所以每一個人要離開,都必須先撕扯我窄小的心才能自由。他沈默。我繼續說,所以不必害怕我心碎,我的心只是一篇故事只有起頭,未完待續。我從來只寫別人的故事,不寫我的。說謊。他說。

滄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