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幕‧So Far
 


「And if you take my hand,  

Please pull me from the dark  

And show me hope again.

We'll run side by side.  

No secrets left to hide.  

Sheltered from the pain.」


  ── Ólafur Arnalds ft. Arnór Dan,"So Far"


 



 

  她張開雙眼的時候,還不知道自己在那裡。

  周邊很安靜,黑暗包圍著她,讓她無法看清楚自己。到後來才發現,她失去了知覺,好像也無法動彈。但意外地她卻沒有任何的焦慮感,反而有種「這樣才是正常」的麻木,與突兀。

  突兀感來自她好像沉睡了許久,突然被喚醒,還被賦予了思考的功能。

  原來她不是死的啊。她想。但她是活著的嗎?


 

  『妳好。』

  黑暗中有綠色的文字閃現。

  她並不是真的看見了,那些字就像是訊息一般,直接由她的腦部接收,於是腦海中浮現了那些字樣。她沒有所謂的五感,但能確實接收外界的訊息。這種感覺很微妙。

  有人在對她說話,而她依照某種她既熟悉卻又陌生的既定規則回應:『使用者A-0您好,請問您叫什麼名字?』這是自從她出生後,學會回應招呼的第一句話。

  『解析A-0是什麼。』

  『否定。請輸入正確指令。』

  『解析登錄者姓名是否存在。』

  『肯定。』

  那一頭沉默了許久,她試圖計算時間溜過了幾個秒數,卻發現她竟無法回想起時間的演算方式。甚至是她為什麼在這裡、她是誰、發生過什麼事,她竟完全沒有概念。

  一片空白。

  雖是身處在黑暗之中,卻是空白的。

  她只知道,構成自己的都是假的。

  因為是虛假的,所以距離真實好遠。好遠。

  
 

  ✣


 

  「啊……」

  原本就沒什麼豐富色彩的螢幕失去了訊號,「啪滋」一聲中斷了訊號。

  柔美的淡藍色背景壓縮成中央一條線之後,消逝為純然黑色的關閉狀態,放置在旁側、體積不小的主機也停止運轉,怎麼重啟都毫無動靜。

  天雲嘆了一口氣。

  幾天前,跟著文學社社員們前往最近完成挖掘考古工作、開放一般民眾參觀的遺跡取材,他在遺跡中發現這台與現下電腦體積相比小上許多的微型電腦。

  瞞著朋友們偷偷將它帶回來,趁著深夜潛入社團辦公室,用那台最近剛買不久的新電腦研究了老半天,還很驚喜竟能順利的在電腦上啟動,現在可好,他把電腦弄壞了。

  看來古老遺跡挖出來的電腦並沒有他想像的那麼古老,天雲嘆口氣,拿過熱的電腦沒辦法。

  此時,清晨帶著露水而有些寒冷的氣息從背後襲上。

  有人打開了社團辦公室的門,幾道腳步聲隨之而來。

  在假日還這麼早到社團來的,只可能是同為社團幹部的青城與景彤了。

  「好冷啊,」景彤在青城開門時正好在伸懶腰,「咦,天雲你在啊?」

  「啊!」看見被支解的電腦主機,青城平時面癱、沒什麼表情的臉上出現震驚與不悅。

  「我不是故意弄壞的啦!我會修好它的!」

  「修不好也得硬著頭皮修啊你!電腦裡存了多少文件你知道嗎?」景彤跟著激動到都要從天雲的後腦巴下去了,不過被後者躲閃過攻擊。

  見有空檔,青城靈巧的滑到電腦桌前,端詳起狀況。有人在旁打鬧,他仍然冷靜地尋找問題所在,無意間看見了微型電腦。「阿雲,這是什麼?」

  「啊啊啊啊啊那個、那個啊!」

  景彤一掌又要巴上來,「快說!」

  「我們上次不是去那個遺跡嗎?我在最裡面的石室裡找到它的。」

  「看起來像是上一紀元的科技產品。」雖然恢復平靜的面容,但青城的雙眼閃爍著銳利光芒,表示他興趣昂然。

  「是一台微型電腦。我從昨天晚上就在研究它了。」

  「與其說是電腦,不如說是用來備份檔案的工具,或類似的東西。」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天雲聳聳肩,跟青城相比,他並不是很懂電腦,硬體、軟體皆然。

  青城捲起衣袖,三兩下就讓電腦重新啟動,不管後面兩個人的驚嘆,開始在鍵盤上敲敲打打起來。

  「喔?」景彤與天雲聽見他的驚呼,立即湊了過來。「這程式真獨特,看起來像是藏書庫。」

  「你是說,像我們將書本製作成電子檔,存在電腦上那樣?」

  從上一個紀元的大滅絕以來,人類發起好幾場大小規模的文化復興運動,卻都沒能真正找回滅絕前的歷史。景彤不大懂電腦,但問及古今藏書,她都可以答出一二,對書本有異常的熱情與執著,若這裡頭真藏有書庫,景彤不可能沒有興趣。

  「對,而且數據之龐大很振奮人心喔。」

  景彤的雙眼果然亮了起來,「果真是毀滅前的書庫嗎?」

  螢幕被重新開啟,青城看著黑底白字飛快地動起手指,在鍵盤上輸入一個又一個指令。「雖然撿到古物沒有交給國家可能會讓我們惹上麻煩,但是,阿雲,你可能真的找到寶藏了。」

  螢幕上的字開始不斷的從黑幕中浮出,電腦嗡嗡作響,運轉了起來。

  「讀過《庇護所》嗎?」

  天雲面有難色,景彤則顯得興致高昂。「奧拉福‧艾諾斯的成名作,對上一紀元滅亡前的想像讓人大開眼界。當年出版時,沒有人相信古人們的科技水平會這麼高。那些虛擬實境與人工智慧栩栩如生,利用電腦就能構築一個世界,我們現在只能在書裡看見的魔法呀、龍呀,那個時代是可以在虛擬世界裡模擬出來的喔。」

  「但是,當代考古學家認為上一紀元的滅絕是天災,而非《庇護所》所述毀於高科技武器,而被歷史學家們抨擊的一文不值。不過呢,無論上一紀元怎麼滅亡的,看,」青城指向螢幕中央所剩下的唯一一句文字。


 

  『使用者A-0您好,請問您叫什麼名字?』


 

  「『它』在邀請我們對話喔。」青城說完又敲起鍵盤,「我現在下指令讓它解析A-0是什麼,怎麼樣?要把它當作秘密嗎?」

  「可是,這樣沒問題嗎?」平時作風大方坦蕩,有時候過於勇猛的景彤竟一反常態的謹慎起來,「不用先查查看有沒有違法嗎?」

  「這種事讓阿雲去做吧。」

  天雲求救般的望向景彤,看著狗狗求情般的無辜眼神,景彤嘆了口氣敗陣下來,「法律的部分還是讓我處理吧。」

  「那下學期社團行事曆……」

  正興高采烈要擁抱上景彤的人,聽見青城的話語後又垂頭喪氣了起來。「我知道了,我會努力。」

  「啊、啊!小青,螢幕又掛了!」景彤大聲在青城的耳邊叫喊,讓他無言的翻了個白眼。

  「我看見了,別緊張。你們就等著看我能修復『它』到什麼程度吧?」

  活動了一會兒筋骨,青城開始陷入專注模式,與電腦程式長期抗戰,完全沒有再搭理過身後的兩位夥伴。


 

  ✣


 

  紀元新曆755年,以上一紀元的西元曆推算則是3055年。

  時間仍然流動著,只是暫時沉睡。

  而正好有一群追尋著過往神秘之流而經過此處的人們,正嘗試各種方法欲將其喚醒。

 

 

─待續─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本著作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4.0 國際 授權條款授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滄藍 的頭像
滄藍

STORIA。

滄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