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台灣首映那天我就跑去看了,遲遲到今天才來寫觀後。

 

(本文牽涉電影劇情,請斟酌點閱)

 

  做為不專業的漫威電影迷,這一系列的電影長久看下來,除了傳統又政治正確的《黑豹》以外,《星際異攻隊》之後的一系列非典型超級英雄真的很令人驚喜,而《驚奇隊長》做為「復仇者聯盟」對抗薩諾斯的關鍵轉捩點,絕對吸引了無數粉絲注目,無論你喜愛非典型或是支持經典英雄。

  猶如現在眾多影評所述,《驚奇隊長》似乎只有英雄的性別做出了與他作的不同,人物的鋪墊手法幾乎走回老路,傳統、保守,是十分典型的超級英雄電影,可做為典型似乎又不夠好,我們沒看見太多主角英雄與敵手肉搏的畫面,人物似乎也不夠立體,除了卡蘿意外回到地球、拼湊被遺忘的記憶,我們幾乎不曉得她是如何結合外在經驗去思考自己是誰。

  但我不會因此說《驚奇隊長》失敗了。

  首先,《驚奇隊長》中沒有明顯、絕對的反派。這麼說或許並不準確,電影起初讓我們深信史克魯爾人是破壞和平的一方,卻在後半段做了立場反轉,這樣的安排會讓觀眾困惑:卡蘿究竟為了什麼而戰?或者我們該問,她究竟會為了什麼而戰?

  這是《驚奇隊長》最重要卻也最幽微的非典型之處。

  顯然,卡蘿選擇為了良善而戰,而這出自於她自身自由意志的選擇,並非某人、某個群體給予她的使命或任務。她幾乎沒有任何復仇者英雄們的包袱,「必須」打擊邪惡威脅彰顯正義,才能在最後跳脫戰爭兩方所秉持、或施加對手的政治立場,拒絕克里人的箝制,選擇對生命溫柔。

  當然,在戰爭漩渦中熟是熟非並不是重點,戰爭本身才是,而戰爭中總是充斥著「必須」與使命,也因此,《驚奇隊長》模糊了絕對善惡的分界,讓卡蘿在其中搖擺,最後也讓卡蘿以她的方式終結征戰,確實是特別有趣的安排。

  其二,電影不斷藉著克里至高智慧重申,卡蘿之所以強大,是克里人的給予,卡蘿的記憶碎片也顯示出她對自身的不完美有明確意識,這鞭策她追求某種表面上的強大力量,且不斷失敗。她跌倒、被嘲笑、在面對克里人的至高智慧時被迫屈服,驚奇隊長的確擁有強大的力量,但在電影中,我們幾乎看不出來她如何能運用這股力量,直到她想起自己之所以強大的理由──在每一次跌倒之後再站起來。

  這是屬於漫威的「Why do we fall」。相較於克里斯多福‧諾蘭的《黑暗騎士》三部曲,《驚奇隊長》以較為通俗、明亮且正向的角度告訴觀眾,驚奇隊長之所以強大並非她所擁有的力量,而是來自她內在不輕易屈服放棄的特質。

  這個特質的描寫十分有力,甚至蘊含了對系列電影承上啟下的意義。《復仇者聯盟3》中,薩諾斯帶來的是壓倒性的武力輾壓,復仇者們面對戰敗的殘局與絕望,驚奇隊長因不屈而強大的精神在此成為了一個符號,預示局勢的扭轉,來自英雄們內在的信念。

  傳統、老套,但總是能成功振奮人心。

  於是,《驚奇隊長》不僅是一部英雄的個人電影,也確實融入整個系列,藉由再次彰顯漫威世界觀的核心價值,以及與他作緊密相連的人物設計、細節、彩蛋,活化了整個漫威宇宙,成功打造系列作品的一致性。也因此,我不會說《驚奇隊長》失敗了,或者給予「沒什麼」的評價,《驚奇隊長》不夠好,但帶來的驚奇足以彌補我們期待看見卻沒有的傳統英雄要素。

 

  

 

  不、不、不,我才沒有被誰收買來說好話呢。我這個人很簡單的,有貓貓我就給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滄藍 的頭像
滄藍

STORIA。

滄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