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寶地址:POPO / 艾比索 

✾ 有各種爆梗雷,請小心閱讀。
✾ 很久沒有寫尋寶文(前兩篇是舊文),寫的不太好,先對Setsuna說聲抱歉(跪)


  在眾多的素人奇幻輕小說之中,這本曾經參加過POPO完本企畫的作品,故事的完整度之高讓人稱奇。無論是節奏拿捏恰到好處,或是角色的精緻刻劃的讓人很難相信Setsuna只是素人,而這項特質不僅在《劍舞輪迴》發揮淋漓,也在《曉月詠歌》中得窺見一二。

  故事發生在架空的異世界,日月分別由兩名女王掌管,然而因為人類對女王們的反抗,導致月之女王與月亮的殞落,日之女王隨之死去,為了不讓世界毀滅,人類選出聖神女代日之女王的王位,讓太陽永不殞落,是實質意義上的日不落王國。

  在《曉月詠歌》中,我們可以在每個角色的身上都看到屬於他們的主題,搭配他們的人格特質,藉此搭建出一個大世界的概念軸心─命運的輪軸,而這似乎就是《曉月詠歌》最大的命題。是的,這個觸及世界觀核心的命題,正是讓這部作品可以持續的緊扣主題直到最後、讓讀者一讀就停不下來的主因。另一方面,本作在推進劇情的節奏上恰到好處,閱讀起來相當舒適,沒有壓力。

  日月兩位女王的轉生,推動了這停滯已久的世界的運轉,緩緩的帶領它邁向毀滅一途,而每個角色環環相扣的環節,容我為各位細細道來。

  對於我來說,日之女王曉歌與其轉生歌乃所呈現的是復仇。

  女王對於世界的憤恨似乎在轉生之後便被歸零,但在誤以為摯愛被殺後記憶全然甦醒,對於世界的新仇舊恨加總而成憤怒的復仇之火,快速卻悄然的在是藉蔓延,最後將其燒毀的一點也不剩。而這復仇的信念,正是《曉月詠歌》最能被一眼看見的軸心。在中前段,歌乃失去了詠映因此喚醒了前世記憶,想起了要帶來世界末日的詛咒,而他變的殘酷、對周遭的人與事物猜疑與不信任,不計一切的就想要達到復仇的目的,甚至變得比紅晶院的亞爾伯特還要更像個反派。然而滿心復仇的歌乃真的壞嗎?

  如果沒有至深的「愛」,復仇也不會有意義。日之女王的象徵極是復仇,然而隱性命題卻是愛,只是他的愛情像火焰,最終將周遭的所有人都捲入火海焚成灰土。

  比起曉歌如火焰的自焚式愛情,月之女王月詠及其轉生的詠映的愛情就正面許多。相較之下,詠映的愛情包含著世間萬物,她無法理解歌乃對世界由愛入恨的扭曲心境,在她的雙眼之中,即使事事都有殘缺卻也美好。如此純潔的愛情,放大成博愛便是月之女王的象徵命題,然而博愛卻沒有讓詠映比歌乃還要更懂私愛,準確形容來說,是對於兒女情長過於樂觀。在某個轉捩點上,他們兩個人已經對於愛情有不同的想像了,而這也是我為他們二人感到惋惜的地方,同時也是Setsuna角色設計上的巧思展現。

  談論到愛情,我們不得不想起翡翠院的女少當家,莉澤洛蒂。在《曉月詠歌》這部偏帶黑暗色彩的作品中,莉澤洛蒂才是真正懂得如何愛一個人的角色,她甚至在得知歌乃是為了復仇才與她訂下婚約仍然不離不棄,在明知最後一樣會被殺的情況下,願意協助復仇者手刃自己的父親,莉澤洛蒂落實的是「犧牲」的命題,讓人動容以及同情。

  然而在莉澤洛蒂為自己的愛情犧牲之際,與之相對也同樣背負著犧牲角色的另有一個人,聖神女,遙稜。她的犧牲無關情愛,也不是出自她的自願,身為一位被當作不祥象徵的普通少女,她被遴選為聖神女,以生命作為代價,代替日之女王維持太陽高懸於天,餵養世界大地眾生。遙稜的犧牲對比莉澤洛蒂的犧牲,更襯托了人類對於異族恐懼的意象,也描寫出偉大犧牲的背後總是會有血淚。反觀對比詠映深愛世界的博愛,暗自也在計畫毀滅世界的遙稜才是更接近「愛世界」的代表。

  在這四個主要角色之中,我們不時可以在其中找到他們些微相似卻又有本質上不同的地方,又是相似又是對比,交織出的故事網絡便是《曉月詠歌》完整又能成功共鳴讀者的地方。讀者可以在這些角色中找到與自己的相似處,帶入自己的感官,盡情摸索《曉月詠歌》的世界。

  在這四人的命題相互交纏之後,讀者可以發現了,這是一部愛情故事,卻又沒有愛情故事那般簡單,它牽扯了人類之間的愛情,也牽扯了人類對於世界的愛情。然而在眾多奇幻作品常見的太陽崇拜,《曉月詠歌》中決定反其道而行,衍伸出的正是反面的世界觀:「恐懼」。

  若在歌乃與詠映的世代,是愛情釀造悲劇,那麼時代背景拉到曉歌與月詠還活著的世代,便能看出這龐大齒輪的第一顆螺絲釘,是「恐懼」。因為人類太過位居日月女王身為雙生子的不祥,因此組織叛亂,讓不祥成真。

  Setsuna很明智的知道,《曉月詠歌》若只有愛情是不行的。沒有一個與愛情對應的概念,便無法襯出那四個主要角色的靈魂核心,於是紅晶院的亞爾伯特卿成為了全世界人類的恐懼的代表。他是很典型的反面角色,帶著對太陽的恐懼卻又驕傲的想操控它,但若反過來深思,亞爾伯特也不是真壞,而是一個常人擁有的人性體現。

  《曉月詠歌》的世界藉此完整。人物各有對應,世界觀亦然,最後就是作者將它書寫出來,而有讀者發現它了。

  故事架構與節奏上,不拖泥帶水的劇情行進讓讀者可以輕鬆閱讀,雖尾部收尾處的張力稍嫌不足,但也是做足了餘韻效果,讀完之後讓我仍在腦海深處反芻著劇情。

  對於悲劇收場的結局,聽聞Setsuna說,我並不是第一個跟她抗議不該是世界毀滅收場,然而我反覆的思索之後,或許世界毀滅才是那些無解的不幸的最佳解答。不想看到太陽墜落而世界不復存在的我們,何嘗不是帶著詠映那天真過頭的目光在愛世界的呢?

  或許這個只剩下太陽的王國曾經有過可以免於一死的選項,這樣世界不會毀滅,讀者的私心開心的被滿足了,但仍然會有異色瞳、被視作不祥的少女被迫以生命維持這個「喜劇」,而這個「喜劇」可能還要是日之女王的生命換來的。而我們心中期望世界不毀滅的結局,對這殘破的王國或許才是真正的悲劇。

  但世界毀滅卻不是讀者希望的毀滅。

  人們都說毀壞之後才能一無所有的再次重生,生命可能無法再來一次,但《曉月詠歌》帶來的不僅是世界被催後的斷垣殘壁,而是讓我們可以用不一樣的眼光看世界,然後發現,世界的悲喜劇不過是人們一連串對生命命題的領悟,之後交織出來的史詩故事。

  世界之輪就是生生不息,最終與人類的生命同,總有終焉的一日。然而如同故事中的角色一般,總會有什麼被留下,我們會記得歌乃的復仇之愛、詠映的純真之愛、莉澤洛蒂的犧牲之愛與遙稜的絕望之愛。

  能留下的,是這些形式各異、本質卻趨近一同的,「愛」。

※ 作者近況可以前往臉書專頁「Sapphirus Rosa Duetto」追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滄藍 的頭像
滄藍

STORIA。

滄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