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天下班晚了。

  為了明天一場婚禮要用的花圈,魏子馨沒有吃晚餐,一路趕工直到八點下班。在回家路上沿途隨便買了小吃,回到社區大樓的時候已是一個小時過後,湊巧,也難得地,她的鄰居已經在等電梯。

  她們互相點頭,禮貌招呼之後,就陷入了沉默。

  電梯門開了,該說很有默契,還是默契不足,兩人同時踏出了腳步,一起擠到門前,肩膀相撞在一起的瞬間又彈了開來,有什麼改變了,卻又什麼都沒有改變。魏子馨聽見鄰居說:「抱歉、抱歉,妳先請。」而她只注意到鄰居身上有淡淡的酒氣。

  喝了酒嗎?是下班之後的應酬?今天化了比較明亮的妝,是男友吧?

  「謝謝。」魏子馨答謝,然後步入電梯,按住開門鈕等鄰居進來。她暗自觀察鄰居的腳步,穩健,沒有喝醉的跡象,這麼一說,鄰居的雙頰泛紅是微醺的效果?還是不同以往的妝容的緣故?

  電梯門正要關上,門外出現多人腳步聲,和孩子嬉鬧的聲音。

  「電梯要跑掉了啦!」「媽咪!快點、快點!」

  「不要急,小心不要跌倒喔!」

  孩子與他們的母親一來一往,電梯門即將闔上,魏子馨只來得及看見其中一個孩子的小巧運動鞋,鞋底隨著腳步閃亮著七彩光芒,讓她想起了鑲滿客種顏色花朵的彩色花圈,想起了婚禮。但孩子與婚禮當然是無關的,怎麼會有關呢?

  當她不著邊際的胡思亂想著,她的鄰居已經伸手掠過她的身前,按下了開門鍵。

  門又緩緩敞開,孩子的母親挺著懷孕的大肚子出現在電梯門外,一臉歉意,一邊推著兩個年紀相仿的孩子進電梯。「不好意思,謝謝。」

  「謝謝阿姨。」兩個孩子跟著他們的母親,有禮的答謝。魏子馨與母親對上視線只有點頭致意,而她的鄰居已經伸出雙手,分別摸摸那兩個孩子的頭,「要聽媽媽的話,不要用跑的啦!你們跑那麼快,媽媽會追不上喔。」

  

  原來,鄰居不只是個怪人,還是個體貼的好人。

 

  六樓的門開了。六樓的門關了。

  魏子馨不自覺的,看著那個母親左右手各牽一個小鬼頭消失在門後,偷偷笑了。也難怪了,她的鄰居是會等人的,自然而然也覺得魏子馨會在每個早上等她了。

  那麼,她在鄰居的心目中是不錯的人嗎?魏子馨為這個突然浮上心頭的念頭感到害臊。在想什麼呢?她不喜歡與人群接觸,也容易被人群排擠,早已習慣孤獨,是不是別人心目中的好人,與她的生活方式無關,也不會是重點。

  獨善其身慣了,不會想起的念頭也就漸漸覺得不必要想起,包含自己是不是個好人,能不能成為好人。

  八樓的門開了。「謝謝。」鄰居又向她道謝了,但這次是謝什麼?

  魏子馨抬頭看向鄰居的笑臉,那一瞬間,美夢突破了與現實的藩籬來到她的鼻尖,不知名酒的香氣催出某種令人心跳加速的情愫,在她臉頰上點燃火焰。魏子馨趕緊低下頭,任由瀏海遮住她火紅的臉,連回應都沒有,遮遮掩掩、舉措怪異的走出電梯,急著以緊握在手心的鑰匙打開家門,心跳打亂了她平常平穩內斂的節奏,竟搞錯了鑰匙,插不進鐵門的鑰匙孔。

  她一定在笑。魏子馨沒來由的就是這麼直覺。眼角餘光瞥到電梯裡的光隨著闔上的門而消失,而她的鄰居還看著她的背影。什麼好人?肯定被當成怪人了!

  即使如此,她還是忍不住要回過頭去看,當魏子馨理智回神發現不可以的時候,已經與鄰居的雙眼對上,可她沒有像神話一樣被石化,心跳反而活了過來。她的鄰居似乎有些訝異她會回頭,可驚訝只是一瞬間的事,微笑立刻在美麗臉龐的中心綻放,像一朵花,她說:「明天見。」

  為什麼是明天見呢?

  她們從來沒有約好要一起出門,總是不期而遇,她怎麼能那麼篤定明天會再見呢?但魏子馨知道自己不是真的困惑,那是一份期待在心底悄然萌芽的聲音。明天,不過兩個字,兩個音節,怎麼聽起來特別動人?她已經很久沒有期待過「明天」。

 

  這是可以期待的嗎?不知道。

  如果再遇見彼此,她會主動跟她說話嗎?或許不會吧。

  但每一次相遇,魏子馨總是能看見新的她,與新的自己。

 

  原來,自己也可以是個好人。

 

  是的,她期待明天的相遇。她期待每一天的每一場邂逅。傻也沒有關係,她期待這份好感可以讓她變成更好的人。

  她笑了。她說:「明天見。」

 

 

─待續─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本著作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4.0 國際 授權條款授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滄藍 的頭像
滄藍

STORIA。

滄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