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我就是故事標題的那個幽靈。

  不用說,我想大家早就知道我是誰了。畢竟,這一篇文章並非被分類在「異想世界」,而是「自言自語」,這種小細節一看就知道我在搞什麼把戲了。

  不,這麼說也不對。

  我沒有在搞把戲。我真的死了。

  

  事情大概是這樣發生的。

  我親愛的爸媽因故吵了一架。我討厭他們針鋒相對,於是一如既往,我躲到自己的房間去。兩小時後再走房間的時候,媽媽已經離家出走,爸爸正拿著手機不斷地撥電話。「啊,果然是這樣了啊。」第一個浮現在心裡的好像是這個念頭,其次是「我都從六歲長到這麼大了,他們吵架的模式仍然一模一樣。」我想嘲笑,但隨後一個事實提醒我不該笑。

  我總共打了三通電話,只求媽媽可以給我一點訊號,讓我知道她還平安。

  但她沒有接起任何一通。

  我一直無法從付出愛,接著被所愛背叛的輪迴中逃脫出來,我想,是因為打從出生以來,我就只會這一種生存模式。

  重複在同一個地方受傷,我也從小到大仍然一模一樣,毫無長進。

  我就這麼陷在我以為已經擺脫的深層憂鬱裡,失去理智,傳了簡訊給正在上班的弟弟。「媽媽一向比較喜愛弟弟,希望弟弟的電話她會願意接。」我就是這麼想的,在我父母的心中,我一向都是這個家庭中最邊緣的那個人。無論我有沒有提過那些近似於被拋棄的幼年往事,對我來說,被接納的感受讓我願意付出信任,之後會在某個瞬間被背叛,然後原諒,然後所有的事再來一遍。

  重點是,我明確知道我是無辜的,但我總是被丟下的那一個。

  後來母親回了我電話,幸好簡訊可以收回,也沒讓事情往弟弟那邊延燒。弟弟比我更討厭父母吵架,他跟我不一樣,從小就跟爸媽住一起,他內心的敏感來源與我的不同,但他跟我一樣討厭他們鬧不合,或許往後我會有機會說明緣由。

  總之,母親帶著晚餐回到家裡時,已經是她與我通電話後半小時的事了。

  我沒辦法制止眼淚,邊吃晚餐又邊哭了半小時。

  在這半小時裡,我不斷想起三年多前我曾經寫過一則未公開的故事:《殺死自己的一百天》,不過,我選擇在前幾天公開發表。

  我預計在那則故事中殺害自己一百次,但我只寫完第一篇就放棄了。

  或許是因為我後來選擇原諒,繼續愛,只有被背叛的時候才會想起它來。

  我哭,是因為我發現,我根本沒有治癒靈魂上的任何一道傷口,而且在最需要對外求救的時候,沒有任何工具可以幫助我。

  曾經,我是會寫小說當作對外發洩、對內做內在分析的工具,我從來不求什麼讀者,只是希望總有一天有個路過的人,讀了我的作品之後能打從心底為我許願,希望我還活著、或是能夠好好活下去。但自從幾個月前有個什麼都不懂的人,寫了一篇評論,將我那些出自內在的真實困境,批判成毫無邏輯的垃圾並且諷刺之後,我就再也無法寫小說。

  

  我選在那一天晚上自殺了。

  

  身為一位專業的藥師,能殺死自己的方式太多了。

  比如說,一次吞個三十顆毛地黃。

  我不想回憶那個過程,所以就別問我會不會很痛苦了。沒有死是不痛苦的,但人類遺忘痛苦的速度比想像中更快,痛苦過去之後,人類只會記得好像很痛,但痛到什麼程度又說不上來,對我來說,死去的瞬間就是這樣的狀況。

  如您們所見,我死了之後便來到這間沒什麼客人的街角小書店。

  我成了那個敘事的幽靈,徘徊在我自己的迷宮之中。偶爾用眼淚,在偏僻書架的黑皮手記上寫寫故事。

  只有住在這裡的穗與朽,願意聆聽我那些無處宣洩的憤怒、憂鬱與悲痛,他們是我生前死後唯一的親密友人,雖然我們從不曾直接對談。

  就如同我將偶爾憶起的人生片段分享給他們一樣,我也在這裡向你們分享他們的對話。

  很多人說看不懂穗與朽之間的對白,不明白知道這些又有什麼意義。嘿,人生何必什麼都有意義?當你跟我一樣成了幽靈,卻沒有被上帝帶往天堂的時候,就會知道,追求「意義」無非只是在追求空無的東西。真正的意義在於每一個當下你還活著、你還在呼吸,你的靈魂與你一起還在世界上,如此而已。

  很可惜,這是我死了之後才領悟到的真理。

 

 

─待續─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本著作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4.0 國際 授權條款授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滄藍 的頭像
滄藍

STORIA。

滄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