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本漫畫之前在COMICO上追了一半,後來換了手機就沒有繼續往後看。後來在書堆裡翻出來,原來有朋友送我第一集實體書,於是就翻來回味一下。

 

 

  以北歐神話作為基礎背景改編,魔王赫露從長久的睡眠中醒來,發現領地「死國」已經衰敗,留下來的地精歌布琳為了奪取王位,對她發動了惡魔遊戲──「Devil Game」。

  第一集的進度停在赫露贏了歌布琳,而踏上投誠人類的旅途,尋找出幾百年前人類與死族發起殲滅戰的真正原因。

  《負債魔王》可以說是魔王與勇者類型的老題材新演化,主角不是英雄與勇者,而是魔王。這不稀奇,畢竟日本也有《魔王勇者》這類輕小說與動畫作品,也以魔王做為主角。《負債魔王》賣點之一,正是盛傳於惡魔之間的惡魔遊戲是為了取代血鬥,但遊戲規則由發起遊戲的人而定,玩法自然也很彈性任由發起人怎麼玩都可以,賭注也通常是極端寶貴的東西,例如生命、或是理念,這種「遊戲」法很難不讓人聯想到經典漫畫《遊戲王》。不過,《負債魔王》裡頭充滿權力傾斜壓倒另一方的不公平,藉由打破由戲理應具有的「公平性」,將重點延伸到遊戲之外──惡魔遊戲重點不在於遊戲,而是勝負──既然發起遊戲者可以作弊,處於下風的被動挑戰者,只能傾盡所能、無論公平不公平,找出遊戲的漏洞並擊破之。

  由此看來,「Devil Game」中的不平等也能看做作品內世界觀的投影。

  被動挑戰者追求遊戲上的勝負,內在意涵再明顯不過:藉由獲勝來打破由戲發起者的權力傾軋,是弱勢者對強權反抗的象徵。

  在歌布琳的回憶中,死族,也就是俗稱的「魔物」,他們狡猾但卻不是全然的惡。反觀人類的陰暗面卻不時被刻畫出來,背叛歌布琳的人類斥侯衛斯理、捕捉魔物以提煉大萬能藥的二星勇者,魔物已經不再是與人類平等對抗的群體,在赫露沉睡、惡魔方戰敗之後,這些魔物成了人類壓迫的對象。善惡反轉,甚至不對等的狀況下,再加上人類前任英雄王留下的謎,不正好對應赫露與歌布琳的第一場惡魔遊戲?發起人擁有主宰遊戲的權力、發起人可以隱匿有利於挑戰者的所有資訊,發起人註定要贏這場遊戲──種種的狀況顯示,由英雄王帶領的人類種族,正是赫露所要面對的、真正的「遊戲發起人」。

  「惡魔遊戲」的本質,由小放大,從吸睛、炫目的遊戲作為包裝,擴大在種族間的互相壓迫,甚至是強者對弱者的傾軋。

  而對壓迫方的反抗,或許才是《負債魔王》的主要宗旨。否則,又何必一開始就將赫露放在失去王臣、失去魔力又負債連連的境地呢?

  有機會的話會往後補完,算是證明我在這裡提出的看法。

 

  題外話。那天看完第一集之後發現,啊,原來這部作品已經完結,而且實體書也全都出完了啊!同時也驚覺,當年安裝COMICO的本意是《北投女巫》,而我連這部作品都忘了藥追完(掩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滄藍 的頭像
滄藍

STORIA。

滄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