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我曾經有一度瘋迷過燃聿,但老實說,我說不準到底是這系列比較早,還是《七重微笑天空》系列比較早。

 

 

  後者對我來說,開頭很吸睛,後面漸入佳境,最後收尾倉促很是可惜,而《妖怪大叔》其實說來也是讀第三次了,但最近重讀第一集時有很重的生澀感,雖然文筆還是流暢的,但有些情節安排上讓人困惑。雖然說是第三次讀了,但翻開來卻像是第一次閱讀,印象中,我只記得女主角龍丘妃是個美女,男主角獅天狗是個大叔,其餘皆不記得,就連妃有個註定要繼承寺廟成為和尚的初戀這種悲情設定也忘的一乾二淨。

  不知道哪裡有問題,《妖怪大叔》的內容並沒有烙印在我的腦海記憶中,比《愛上秘咒師》還容易讓人失憶。

  龍丘妃,人漂亮、做人低調,功課好、體育好,什麼都好,就是窮。

  擁有陰陽眼的她,能看見積雲島上潛藏著的妖怪們,在一次暑期旅行中與獅天狗相遇後,被捲入了一連串的妖界事件之中。

  看到女主角長得很漂亮就不禁倒彈了一下,不過我猜想燃聿的套路應該是為了凸顯獅天狗的好色,所以才讓妃有積雲島上第一大美女的設定吧。於是我也就沒放在心上了。龍丘妃在某種程度上,性格很像《純血飼養》系列的納納,但妃是更加直率的類型;又在某種層面上,她的際遇都讓人想起《妖怪連絡簿》的夏目,既失去雙親在親戚中流轉,孤身一人,獨立堅強,卻遇上了願意陪伴她身邊的人類與妖怪們,這滿滿的既視感啊!

  為此我還去查了這兩部作品在台灣出版的日期,我是先接觸《妖怪大叔》再接觸《妖怪連絡簿》的,但二者的第一集在台灣出版的時間其實相差不遠,綠川幸在日本連載時,與燃聿連載這部作品的時間點,恐怕是有重疊的。頓時內心有點五味雜陳。

  不論妃與夏目的相似度,積雲島上又是鳥居、又是巫女服、又是和尚寺廟,讓人有點困惑為什麼非得要以日本文化為基底,若然妖怪們都是原創的種族,硬要拷貝日本的那一套系統過來,似乎就有些突兀了。

  總體而言,第一集是很流暢,角色性格也是鮮明的,但這些東西就是沒有很深刻到會讓人記住,可以說是結構有些鬆散所致吧。

  故事呈現的是:

  「男女主角相遇→調情日常→副官冬雪追著主角來到人界→調情日常→大叔的過去→調情日常+偶爾失戀的情傷→御審殿政治追殺。」

  一個重點不知道該放在調情日常還是妖界追殺的結構,大概也很難讓人印象深刻。

  我很難回憶起為什麼我以前那麼喜歡這個系列,以至於回顧之旅的時候我將它排在壓軸,或許是當年覺得妖怪題材很新鮮很酷吧?但如今在妖怪再次泛濫的時代,《妖怪大叔》與《妖怪連絡簿》的相似度不說吧,裡頭的妖怪給我的感覺是空洞的,沒有代表性,想要如《妖怪連絡簿》那般展現出人與妖跨種族的情感羈絆,呈現出來的卻是妃沒頭沒尾的堅持「人妖殊途」卻又無法放著冬雪不管的多管閒事,突兀感滿點。夏目起碼有交代為什麼他不擅長與人來往,選擇與妖怪相處,而且花了很多回在刻劃,讓夏目整理自己這種傾向。

  《妖怪大叔》目前看來只有在賣弄大叔的好色與妃的美貌而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滄藍 的頭像
滄藍

STORIA。

滄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