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在輾轉之中,憑著裁縫的才能在西南海岸有了響亮的名聲,只不過,那時候她已經改名換姓。

  她製作了精緻的假人皮面具,遮掩起臉上的傷疤,退出了皇宮,隱居到平民市街。意料之外的,她巧遇了蘿莎,她以全新的身分、全新的面孔與她一起開創了裁縫業的新時代。在戰後要在這行業站住腳是很不容易的,她們咬牙撐過了一段痛苦的日子,之後,她們成名,成為了威震一方的頂尖集團。

  後來,蘿莎大病去逝,她受到前任國王,詹姆一世的邀請加入了皇家裁縫坊。

  她做夢都沒想過,自己會再回來這個令她魂牽夢縈、一輩子放不下的夢幻之所。她在這裡成為了領袖,如今老來退休,被邀請到皇宮裡做女官,負責小公主、小皇子們的生活起居,偶爾替他們補補衣服、或是做些小飾品。

  這個皇宮仍然有著陰暗的角落,但那些陰暗已經沒有那麼的恐怖、嚇人了,只有必要的時候,才會在國王允許之下偷偷的運作著。

  這也是她這輩子都沒有想過的事。

  時令已經入秋,她坐在庭院的搖椅上,邊織著毛衣,邊聽著風呼嘯而過,將秋葉吹落的聲音。

  她老了。好老了。

  看著詹姆一世駕崩,他的兒子威廉一世登基。看著威廉的兒子娶了王子妃。看著他們生下了威廉的小孫女,而那可愛的女孩與他的兄弟姐妹就在不遠處玩耍,三人躺在樹葉堆裡嘻笑著。

  她想起了康絲茉。也想起了無名的國王,邁羅陛下。

  一回神時,她已經熱淚盈眶。那些記憶宛若落葉般枯黃,只有她自己一個人記得,而她已經老了。

  「桑妮雅婆婆,妳怎麼哭了呢?」

  那年紀最小的小公主玩得全身髒兮兮,靠了過來,看見她在偷偷拭淚,忍不住的以她溫暖的小手溫柔包覆上她的。

  她以桑妮雅的名字苟活了大半輩子,看著眼前這個可愛的小公主,她好想把那些無名的故事傳下去。但是,她得說個善良的故事,一個不會嚇著孩子的故事。

  「親愛的,婆婆沒有哭,那是風沙。」她以乾癟的手撫了撫小公主凌亂的頭髮,「去叫妳的兄姊們別再玩了。太陽下山了,我們該回皇宮了。」

  「好的。婆婆剛剛在想今晚的床邊故事嗎?」

  「當然了,婆婆我今晚要說一個男孩成為一國之王的故事。」

  小女孩歡呼,她還沒有聽過這樣的故事。她開心的蹦蹦跳跳,回到她的兄姊身邊,將他們從落葉堆裡攙扶起來。

  她看著眼前從樹上落下的枯黃葉子,想起了她曾經也在這樣的季節,到桑妮雅皇后與邁羅國王所在的墓園去。她在好遠的地方看見有個黑影站在墓前不動,那身影看著好熟悉啊。

  不由自主地加快腳步靠近,但來到墓前時,那人已經不見蹤影。邁羅國王的墓碑前沒有任何東西,但桑妮雅皇后的,卻有人用石頭壓著一束漂亮的亞麻色頭髮。

  她看見那束頭髮時內心好驚訝,又好悲傷。

  她以為他死了,全國上下都說他死了。她四處張望,卻怎麼樣都沒有瞧見那個黑影,往後再來也都沒有遇見。那個人是誰呢?為什麼留下頭髮呢?

  在她的內心深處,就這麼開始相信著,那人並沒有死在詹姆斯‧安傑帶領的反叛軍劍下,一定還在某一個地方,跟自己一樣,隱姓埋名的活著。

  啊、是的,她打算跟小王子、小公主們說說邁羅國王的故事,好一些的版本,不那麼血腥,不那麼殘酷,而且他仍然活著。她要將他述說成一個國家的英雄,一個好人,一個英明的王子與國王。

  海雅淚眼看著樹上殘存的老黃葉片,這麼想著。

 

 

 

 

─全文完─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本著作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4.0 國際 授權條款授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滄藍 的頭像
滄藍

STORIA。

滄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西瓜精
  • 今天才超lag的發現這篇故事結束了QQ
    女僕出乎意料地獲得善終

    是說倒數第二句的最後一個"他"打成"她",意思整個不一樣了…XD
  • 啊啊啊啊啊謝謝挑錯,自己在校字又漏了QQ

    我自己也滿意外女僕有善終(喂)。
    感謝西瓜精桑來讀文章,鞠躬致謝QQ

    滄藍 於 2016/10/06 12:5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