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爾緹迅雷不及掩耳的抽起書桌上的拆信刀,在皇后還來不及驚呼時,撞開皇后,奔出書房。她踏上絢麗的紅地毯,找到隔壁的會客室,粗魯的打開房門,在看到那小男孩正與她的女童僕說說笑笑的瞬間,殺意從腹部湧上,竄入她的腦門與她的四肢。

  薛爾緹緊握手上的拆信刀就往邁羅撲去,發現不對勁的兩個孩子千鈞一髮之際躲過撲來的薛爾緹,後者因為沒注意到茶几而被絆倒在地。

  年幼的邁羅拉著女童僕就要逃出房間,薛爾緹見狀趕緊扭轉身子拉住邁羅的腳,孩子因此摔倒在地。她開始發狂的大笑,拆信刀要刺進男孩大腿的剎那,薛爾緹感到頭髮被拉扯。

  是隨後闖入房間的桑妮雅。她為了阻止這個因為政治失敗而發狂、正打算殺害自己的孩子的女人做出蠢事,而扯下了不少薛爾緹的美麗金髮。

  「桑妮雅‧安傑!你這個瘋子!」

  薛爾緹被桑妮雅壓制在地,兩個女人互相扭打弄皺了高雅的地毯。桑妮雅奮力的想搶奪那把拆信刀,但身下的敵手卻死命不放手。

  薛爾緹不時的用銀灰綠的眼睛瞪向瑟縮在一旁開始大哭的邁羅,女童僕緊緊的抱著邁羅顫抖。「妳把皇子帶來的原因就是這個吧!讓我失控,讓我變成瘋子!」

  可惜薛爾緹發現的太晚,攻擊皇子罪加一等,這下就算亞伯特將軍沒有她與白朗度勾結賄賂皇家裁縫坊的證據,也會因為攻擊皇子而被終身監禁。這一切都在桑妮雅的掌握裡,不過薛爾緹相信,皇后太過低估一位出自農家的女子所可能蘊藏的體力。

  誰管亞伯特的人馬等多久了,她也聽不見桑妮雅大聲的喊叫呼救,薛爾緹大力的推開跨坐在身上的桑妮雅,拆信刀揮過去劃傷了桑妮雅的手掌。她一個轉身,薛爾緹佈滿憤怒血絲的雙眼瞪上邁羅。

  桑妮雅皇后沒有預料到這間屋子大到樓下的人聽不見樓上的動靜。

  她被薛爾緹大力的撞開,背後撞上裝飾著花瓶的小桌。看見薛爾緹虎視眈眈的盯著邁羅才猛然一驚,她轉身抱起那藍瓷花瓶,回過身來看見薛爾緹的童僕跨坐在她的背部,束髮的緞帶纏在薛爾緹白皙的頸上,而那漂亮的某夫人臉色脹紅,一雙眼珠正死瞪著邁羅看。

  薛爾緹殘留的意識讓她緊抓起拆信刀,奮力的想轉身往後攻擊,女童僕不及薛爾緹的力氣而被甩向一旁。薛爾緹瘋狂地緊握拆信刀往女童僕臉上就是一劃,鮮血瞬間染紅了女童僕身上的圍裙。

  桑妮雅當機立斷的將花瓶砸在薛爾緹的後腦,然後頭也不回的立即擁抱起小皇子,讓他可以在她的臂膀裡短暫找到安心感。

  「親愛的,去找外公。快去樓下找外公。」

  皇后的聲音還有些顫抖著,她看著邁羅跑開的小小身影,聽著背後薛爾緹因為摸到後腦滲出鮮血而發出的失心大叫。

  桑妮雅看見那把拆信刀就掉在女童僕的腳邊,但那孩子正摀著眼睛的傷,痛苦的在地上呻吟。

  皇后不顧自身安危,快步的撲到女童僕的身邊,在薛爾緹發現之前搶到了那把拆信刀。而薛爾緹正因後腦的大力撞擊及失血而正在暈眩,視力焦點無法集中,她只能隱約看到一大一小的人影,卻無法精準得知她們的方位。

  隨後,其中比較大的影子向她撲過來,背部以及後腦杓傳來的疼痛讓她知道自己被壓制了。接著,視覺突然被切斷,她看不見任何東西,溫熱的液體與開始蔓延的疼痛感從她的眼窩處擴散,薛爾緹又開始大叫。

  她不知道自己在叫什麼,其實她已經感到麻木與疲累了。

  當桑妮雅皇后被亞伯特將軍制止時,薛爾緹早已因為心臟被拆信刀貫穿五刀而斷了氣。

 

  後來,皇后被憤怒與傷心的國王關進了冷宮,連同邁羅一起。本想處以極刑,卻在亞伯特將軍的威嚇之下而不敢採取行動。

  之後的故事,大家大概都聽說了吧?

  人人開始稱呼這位皇后為魔女,失去雙親的西里安與康絲茉被亞伯特將軍收養,並且受到了嚴格的管教。

  再之後,皇后死了,邁羅皇子回到人間,接受亞伯特將軍與安傑家族的教養,逐漸長大成人。

  

  而後來的這段光陰裡,沒有人知道桑妮雅皇后當時為什麼要帶邁羅到某夫人的宅邸談判。

  連邁羅自己也不曉得。

 

 

─待續─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本著作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4.0 國際 授權條款授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滄藍 的頭像
滄藍

STORIA。

滄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