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長得很好看。

  

  那天她穿了一件全黑的服裝,頭上戴著一頂黑帽,沒有畫太鮮豔的妝,亞麻色的長髮整齊的盤在腦後,但那雙酒紅色的雙眼卻將她的美豔氣息全然襯托出來。她靜靜地望著手在房門前的侍衛,對方被她盯著也有點尷尬的不敢迎上視線。

  唇微微的上揚,「我還是沒有被原諒嗎?」

  侍衛不敢回答,也沒有任何動作,他挺直的身子其實已經因為長期的緊繃而麻木。

  不知情的人以為,那是因為皇后長的漂亮,說話的聲音又好聽,待人和善溫柔,侍衛不敢與之有近一步的接觸是不敢逾越。但侍衛知道,不能跟眼前的人說話。

  排除這位穿著喪服的美麗女子目前被軟禁在這個皇宮最角落邊側的房間,侍衛不敢與皇后有所交流的原因是,人人都說她是魔女。

  「你也覺得我是魔女,對吧?」

  那雙眼睛似乎有種邪魅的氣質,讓人有種會被看穿內在的錯覺。

  皇后會被稱為魔女不是沒有道理的。若沒有她的協助,單靠如今的國王根本不可能平定衣匠們發起的罷工,也不可能搭造起皇家裁縫坊的聲望,讓皇室有真正介入王國的紡織、裁縫成衣產業的管道,而這位皇后用的是手腕與手段,是沒有政治智慧的國王所缺乏的東西。

  人人都說,前任女王親自挑選的媳婦真的很不簡單,在她死後接替了興盛國家的大業。但侍衛也聽人慨嘆地說,如此能幹的治國之才,就這樣發瘋了,真的很可惜。

  沒錯,如果皇后沒瘋,或許皇家裁縫坊與衣匠公會的惡鬥就不會演變至今,成為一發不可收拾的態勢。

  但這位皇后卻絲毫沒有察覺外邊世界已經變了顏色。

  她犯了罪,所以被禁足,只能在皇宮的側翼最邊角的這頭生活。

  「沒關係的喔,因為大家都這麼說,所以我大概就是了吧。魔女。」

  她轉身想要走回隔壁的寢間,卻又似乎是想到什麼般的轉過身來,「我很喜歡看人的眼睛。」

  侍衛疑惑的看著眼前的女子,她看起來真的沒有瘋,舉止優雅又有禮貌,然而說話卻沒有邏輯。「皇后陛下,小的認為,值勤時間不宜分心。」

  她笑,「眼睛是靈魂之窗,而且永遠誠實。就算你表現的冷靜,我也可以從中看出你的緊張,你的眼睛真好看,銀灰色帶點綠。」她斂起笑,「稍後帶邁羅到寢室來找我。」

  她轉過身去,聲調變的陰冷,侍衛目送著皇后步入隔壁的寢間,在她關上房門之前似乎還看見那雙酒紅色眼眸露透出怨念,以及宛如詛咒般的呢喃,「就跟那個女人一樣。」

  進到房間後,她將自己丟進柔軟的床,如同她的夫婿將她關進這間永遠照不到晨陽的房間一樣。她不能外出,不能覲見任何人,除了每天輪序看守她的侍衛,與她一起生活在陰影之下、如同塵埃般的,只有邁羅了。

  「呵哈哈哈哈。」她在無人的房間裡笑了起來,目光停留在她擺放在櫃子上的裝飾品,玻璃瓶裡的液體已經有點泛黃,但裡頭保存的兩顆眼珠卻仍然閃閃動人,銀灰色帶點綠。「哈哈哈哈哈!賤人!」

  她撥亂了自己的頭髮,笑聲轉成怒吼與哭喊,她不服。

  她明明替他把王國治理的很好,他想要孩子於是她懷胎生下了邁羅,為什麼他不能分點愛給她。那個誘拐了她夫婿的女人活該,她在皇室的宴會上用那雙眼睛勾引她的夫婿,露骨的、赤裸的,她看的一清二楚。

  人的眼睛不會雙謊。從不。

  當她看見那女人生下的康絲茉時,她就什麼都明白了。

  康絲茉與邁羅是那麼的相像啊!

  女子宛如勝利者般的宣示似乎還言猶在耳,她說著西里安才是真正的王子,康絲茉才是真正的公主。夾雜著旁人睥睨自己的細碎耳語,說她是魔女,說邁羅是雜種。

  摀住雙耳,她不想聽了。

  「母后大人。」

  年幼的邁羅敲了敲門後,推開了房門。稚嫩的聲音像是救贖,將她這粒塵埃從灰土之中救起。

  她將眼淚擦乾,離開床後站起身子,在穿衣鏡前將喪服打理好後才轉身面對小皇子。「邁羅寶貝,還記得你跟母后說過你想要看外面的天空嗎?」

  邁羅點了點頭。

  「那麼要記著母后現在說的話。外面的一切可能會讓你失望,孩子,未來會有很多人說你是魔女的孩子,或是責備你是怪物,但你千萬別忘記你是誰。」

  邁羅疑惑的側了側頭之後,「我會記得我是邁羅,你是母后。」

  皇后笑了,年紀尚幼的邁羅讀不懂那抹笑有多苦。

  「好了,那麼就看母后可以帶你走到哪裡。」皇后將長髮放下,髮辮尾末有些凌亂,像雜草,但邁羅卻很喜歡母親的那頭亞麻色長髮。他看著她剪下一綹髮絲,用黑色的絲質手巾包好,放進邁羅嬌小的手掌心。

  「去讀書吧,到晚餐時間前都不要偷懶喔。」

  「又要讀書。」邁羅抱怨的嘟起小嘴,但仍然不忘要小心翼翼的將母親交給他的頭髮收進懷裡。

  「你可是要成為國王的,不多讀點書怎麼行呢,快去。」

  邁羅似乎察覺到了什麼,有些依依不捨,但還是乖巧聽話的到另一頭的圖書間讀書去了。
 

  再過來接進晚餐時,送餐的女僕在房間裡發現了兩具屍體,而她因恐懼的慘叫聲震動了房內的無盡塵埃,為它塵封六年之久的時光,轉動了第一個秒針。

  那兩具屍體一男一女,分別是侍衛與皇后,侍衛的雙眼被挖出,他的雙眼應該是被存放在玻璃茶几上的玻璃瓶內,只是沒有人知道那四顆眼珠子中的哪兩顆屬於他。

  另一名是皇后,亞麻色的長髮凌亂,沾染上不少鮮血,因為她的頸子被殘忍切斷,工具或許是剪子或是拆信刀或是侍衛的隨身武器,稀奇的是她那身喪服卻出奇的整齊乾淨,只有一把應該是屬於侍衛的匕首,在她的左側腹部靜靜直立。

  皇后的頭被擁抱在小皇子的懷裡,後者正沉浸在夢鄉裡,連女僕的尖叫都沒有驚動他。
 

  他從沒跟任何人提起過這起事件的完整真相。

  只要後來有人問起,邁羅對信任的人都會說,「那個侍衛是個變態,他太喜歡母后了,母后想反抗卻沒有成功,於是他殺了她,還切下了她的頭顱,而她反抗時讓他早就重傷,流血過多,最後還是死了。」

  對不信任的人只會回答,「我討厭亞麻色。」

  至於問起是誰挖去了侍衛眼睛的人們,都成了邁羅王子的收藏品。

 

 

─待續─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本著作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4.0 國際 授權條款授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滄藍 的頭像
滄藍

STORIA。

滄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