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第一次見到那位傳說中的王子時,嚇了很大一跳。

  因為那位總是捧著被製作為標本人體頭顱的王子,長得相當好看,氣質優雅、舉止高貴,和她的愛人可說是如出一轍。蘿莎想起她第一次遇見康絲茉公主的時候,她的男裝讓人人都誤以為她就是王子。

 

  「妳可以住在皇宮裡,住到妳想離開為止。」

  這是那位其貌不揚的女僕,奉王子的命令向她傳達的第一件事。

  於是蘿莎決定在衣匠公會中某位理事長的殘餘勢力被剷除後,回到玫瑰鎮去。她也拒絕了王子殿下提出的邀請,皇家裁縫坊是康絲茉想逃離的地方之一,蘿莎也不感興趣,即使王子對她的拒絕表達惋惜。

  女僕海雅讓她穿上康絲茉曾經穿過的禮服,出席皇家每月總會有那麼一次的奢華宴會。不習慣社交場合的蘿莎只敢默默地窩在角落,視線補捉在場各個身穿華美服飾的王公貴族,就是看不到長得像康絲茉的那位王子。

  蘿莎那襲深綠色禮服與綠眼睛相當搭襯,純粹樸實的氣質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她站在以紅色波斯菊為主體的裝飾花束旁,更顯得醒目。

  並不是她多心,而是每個看見她與康絲茉的禮服的人,都在竊竊私語。

  她聽見部分的耳語。

  「淫亂」、「骯髒」、「亂交」、「變態」、「性慾」、「寂寞」、「扭曲」、「可憐」。

  她從來沒想過康絲茉在皇宮裡過的如此荒誕,卻又是如此的孤單,即使她聽她親口說過。

  在這個裝飾奢華的宮殿的每一個角落,有人的地方可以聽到人們談論她,無人的地方可以感覺到她曾經存在。蘿莎開始想哭,不是因為不曾認識以前的康絲茉,而是沒有在她生前好好地擁抱她,讓她可以不用選擇那種方式,結束自己的生命與記憶。

  蘿莎突然感到不適,也不知道是心理作用還是什麼,總之她離開了宴會會場,來到了戶外。夜晚的空氣微涼,她深吸了一口氣,有種窒息已久後再次被允許呼吸的錯覺。

  「她,其實是個不錯的孩子,對吧?」

  蘿莎身邊不知何時站著一名男子,梳理整齊的火紅短髮相當奪目耀眼,和康絲茉一樣,但男子的眉宇、臉型都和康絲茉不同,嚴肅、不苟言笑的高傲習氣從中流露而出,讓人不敢貿然接近。

  依著庭院外的燈火通明,蘿莎看見那雙炯炯有神的眼珠銀灰色中帶著碧綠,和她愛過的人如出一轍。

  蘿莎立刻就明白了,那是公主的親哥哥。

  「是的,她其實相當善良。」

  比起當朝為了爭奪政治權力而輕易殺人,「變態」一詞完全不適合這位皇室唯一的公主殿下。

  來者脫下高禮帽向她行了個禮後,遞給蘿莎一封信紙。「她在決定結束生命前,寄了一封信給我。不。正確說來,應該是要寄給邁羅,卻寄到我這裡來了。」

  蘿莎看見那雙銀灰色的眼珠裡似乎有其他的東西,但她不那麼確定。

  「謝謝您。」

  「雖然由我來說不是很妥當,但妳也發現了,邁羅和她長得很像吧?」

  蘿莎沉默不語,原來那個王子有個發音起來相當孩子氣的名字。

  「不要愛上邁羅,他們長得很像,但終究不是她。邁羅對世上所有正常人來說,只是一道抓不到幻影。看看康絲茉,她曾經追逐著他卻讓自己成為荒謬的人。」

  「我始終知道自己所愛是康絲茉,先生。只是,康絲茉已經成為了我的幻影了。」

  男子對著蘿莎眨了眨眼,似乎有些困惑,又有些不悅。

  「她希望妳加入皇家裁縫坊。國內能手工編織出上等布料的師傅已經不多了,或許妳能好好地考慮一下。康絲茉決定赴死之前,寫了信求邁羅安置妳到那裡去。」

  蘿莎卻對手上那封信感到遲疑。

  她不確定這到底是不是愛人的親筆遺書,或是哪個貴族為了什麼手段捏造出來利用自己的呢?無論如何,她的心意已決。

  「王子殿下也邀請過我,但我拒絕了。」

  「我曉得,但康絲茉的親筆信想必會讓妳做出不一樣的決定。」

  蘿莎似乎從中聽出什麼弦外之音,也是到此她才察覺到,康絲茉的兄長似乎與邁蘿王子敵對,而藉由誰的引薦加入皇家裁縫坊,將會讓自己落入該陣營的掌控中。

  對於這些掌權的權貴來說,自己是一枚險棋,康絲茉的醜聞會緊緊地跟著她一輩子。同時,她也是一枚棄之可惜的棋,屢次參加裁縫季,還能以被康絲茉遺留在人間的愛人之名獲取同情,怎麼樣自己都會是受矚目的人。

  蘿莎若加入皇家裁縫坊,勢必會興起一股新勢力。而邁蘿與眼前這個人就是在攏絡與爭取。

  這些人好可怕啊。

  她閉上雙眼,安定了內心的慌亂後才開口,「恕我失禮了,先生。康絲茉應該是您的親人,我不認為在她死後不久的現在,優先擔心政治前途會符合常理。」

  「喔?妳的意思是,這裡的人都不正常囉?不要搞錯了,若我都不符合常理,那個王子也不會符合妳的常理。」

  「但是王子殿下替她送行了,你呢?你是康絲茉的兄長吧?」

  話才剛說完,男子的大掌已經襲向她的纖細脖頸,蘿莎現在才發現夜間的氣溫有些太冷,她全身發抖,也分不清楚是因為氣候還是因為她真的快要窒息了。

  「不要拿我跟那個幻影比較。對!我才是康絲茉的兄長!我才是!」

  他對著蘿莎大吼,蘿莎看見那雙漂亮的眼睛嚴重扭曲,透出讓人噁心震顫的異樣顏色。

  就在蘿莎以為自己一口氣要用盡,即將因此死去時,一道奇怪的聲音傳入耳中,喀拉喀拉的聲音聽起來很清脆卻又很詭譎,她看著眼前男子的異樣,直覺聯想到骨頭斷裂的聲音。

  那男子口中發出不明所以的嗚嗚聲,眼珠上吊,掐著蘿莎的手也鬆了開來。蘿莎逃出魔掌後才發現,有條繩子套在男人的頸子上,而從背後攻擊他的人,是那個其貌不揚的女僕。

  「您也鬧夠了,西里安男爵。請您好好就寢吧。」

  蘿莎躲到邊角的陰暗處,她不敢看那張五官歪斜又頻頻口吐白沫的臉。

  不過一會兒,歷經幾次小小的反抗,那副軀體終於不再抗拒,像斷了線的傀儡。

  蘿莎知道那是什麼意思,而她看著女僕舉手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回收手上的圍繞出幾圈的細繩後,向她走來。

  「那是西里安男爵,是康絲茉公主的親兄長。」女僕仍然是往常的裝扮,臉上的傷疤依然嚇人的詔告著它們的存在。

  「我知道。」蘿莎點了點頭。

  「他一向和邁羅殿下不合。」

  蘿莎沒有反應,心裡卻想著「我想也是」。

  「其實西里安閣下當初為了讓妹妹成為自己的掌中物,散播了不少關於康絲茉公主的謠言呢。」

  「什麼?」

  「那個人愛著自己的親妹妹喔,為了妹妹,他可以無止境的說謊。」

  「那康絲茉跟西里安閣下……」

  蘿莎心想的是,他們倆個總不會也在床上做過那些事吧?

  「沒有呢,雖然西里安閣下喜歡暗示他們有。不過西里安閣下方才跟妳說的,有件事說對了。」海雅嘴角勾起了笑,「邁羅殿下是幻影。這一定是出自他自己的心得。」

  蘿莎側了側頭,愣了幾秒後才了解海雅指的是什麼。

  西里安才不是擔心蘿莎會愛上與康絲茉相像的邁羅。

  「在追逐幻影的,是男爵大人呢。」海雅相當優雅又隨興地說出了羅莎的猜測。「好了,剩下的讓我來收拾,妳先回康絲茉殿下的房間吧。邁蘿王子想要那頭紅髮好久了,得小心處理才行呢。」

  瞥見海雅平時面無表情的臉上浮上意思殘酷的笑容,蘿莎可說是在當下就掉頭拔腿狂奔。

  海雅在殺人後仍能平靜的與自己說話太不正常了。拒絕加入皇家裁縫坊是對的。明天一早就離開皇宮,不能回到玫瑰鎮去,她得帶著康絲茉的回憶,逃到這群人找不到自己的地方去。

  她再也不要回到這個地方來了。再也不要。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本著作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4.0 國際 授權條款授權.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滄藍 的頭像
滄藍

STORIA。

滄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