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到皇宮裡來的他,被金碧輝煌的裝潢給震驚的目瞪口呆,即使身為衣匠公會理事長之一的他,也是被一件件的華麗青花瓷器、黃金燭台等擺設吸引住目光。

  不過他並不知曉自己被召進宮裡來是為了什麼,只知道王子急著要見他。

  他平生還未見過這位王子殿下,人們都說王子長得相當好看,但也有傳說王子有著怪奇恐怖的嗜好。無論是什麼樣傳言,在王子暫時替臥病的老國王治理國家的這段期間,人民對王子的治理很少有怨言。

  跟著走在前頭的男子,他在猜測那樣的服飾代表什麼樣職級的總管,同時也幻想著他如何跟同業的炫耀他被王子召見。

  他被帶到一間小會客室。房間雖小,卻被布置得相當講究,當日採摘下來的紅色波斯菊搭配他叫不出名字的白色小花,花相襯的整個空間都雍容華貴,連走進房間裡的他都不禁覺得自己高雅了起來。

  房裡站著一位女子,臉上有個明顯的傷疤貫穿左半邊的眼睛甚至臉龐,但以他的標準來看,就算沒有那道恐怖的疤痕,這位小姐仍然不會是個美女,而且可以說算是其貌不揚。

  「請坐。」

  女子優先動作,示意他找個位置坐下。他入座後只顧著左右張望,尋找王子的蹤影。「請問王子殿下……?」

  「殿下全權授予我調查玫瑰鎮『露意莎衣坊』倒閉的權力。」

  女子的欺近帶給他十足的壓迫感,而且他有著不祥的預感。沒錯,露意莎會倒閉,就算不是他一手造成的,但他也算是推了一把。

  「露意莎衣坊不敵對手的競爭而倒閉,我不認為有甚麼好調查的。」在恐懼蔓延擴散的情況下,他先是慌亂了手腳,不曉得該不該尋找那把藏身在某處的護身小刀。

  女子沒有搭理他,逕自提問。「理事長先生,請您回答我,您是否因為違反衣匠公會的規定,私自動用權力勒令『露意莎』的衣匠停業?」

  「沒有、沒有,絕對沒有。那件事是因為,那個女人先散播了鎮長先生的長子的謠言,被惹怒的地方的居民三不五時會攻擊她的店鋪,為了保護她,我只好建議她先停業。」

  女子沒有反應,只是冰冷的瞪著他,讓他開始寒毛直豎。小刀、小刀,你在哪裡?

  「理事長先生,玫瑰鎮鎮長先生的長子向王子殿下稟告,那些攻擊店鋪、假扮成居民的人,都是他用錢僱來的。」

  「我不知道這件事。」他可以感覺到汗水流過他的後頸。

  「理事長先生,那位女裁縫的合夥人向王子殿下稟告,那些攻擊店鋪、假扮成居民的人,曾經以『皇家朵拉岡裁縫坊』之名,到店舖裡借用了王子殿下的名義,要他們三日內完成十件冬衣,藉以刁難。看來他們的偽裝技巧非常拙劣。你知道這件事嗎?」

  「我沒有收到這方面的訊息。」他抿了抿嘴唇,對於眼前醜陋的女子還知道多少內幕而感到不安。

  「理事長先生,你曉得『露意莎』曾經向衣匠公會尋求援助,她們的設計數度被剛在玫瑰鎮開辦不久的『朵拉岡』剽竊,公會方卻遲遲沒有協助處理嗎?」

  他無語,女子接著又控訴一個他的罪狀。

  「理事長先生,那麼你曉得『朵拉岡』偷偷將品質差勁的成衣混入『露意莎』爭取玫瑰鎮代表,參加裁縫慶典的,而後又在皇家裁縫坊以及其他大坊傳播不利『露意莎』的言論,謠傳該店鋪無法及時交出成品的這件事,已經被王子殿下察知了嗎?」

  「嘿!我不曉得妳是誰,沒有證據,話就不要亂說。」他開始不耐,這女人顯然知道他所有的底細,但他卻完全不知道這女人是誰。

  「喔?居然開口要證據了嗎?有人倒是什麼都說了,包含他想報復露意莎女衣匠的私怨,正好與『朵拉岡』想要擊垮『露意莎』的目的不謀而合,而達成合作協議的事。」

  他身後的那位穿著隨從服飾的男子冷不防的開口,話中的高傲冷冰讓他嚇了一跳。轉身一看,更是嚇到說不出話來,那人手裡竟捧著一顆頭顱,還是熟悉的人的頭顱。

  那是玫瑰鎮鎮長的長子。

  他轉頭再看向那個女人,恐懼感讓他開始放聲大叫,「你們到底是誰!醜女人,就算那個女人動用裁縫學會的關係攀上王子,妳也不能把我壓到這裡來!」

  女人沒有反應,只是一眼望向那位撫弄著那頭紅褐色短髮的男子。

  「可以了,海雅。他真的很難看。」

  「你要頭髮嗎?」

  「我不喜歡亞麻色。」

  他聽著莫名其妙的話語,手裡終於緊實的握住那把護身小刀,然而卻被眼前的女子眼明手快的制止了。

  喀拉一聲,他還來不及喊疼,手就已經先斷了。

 

  「那個女孩沒有說,不代表你做的爛事不會被知道。醜男人。」

  還來不及尖叫,他的喉頭就被割斷,鮮血不斷的噴湧出,染上旁邊那瓶紅色波斯菊。他聽見空氣與血液在那裡嘶嘶的發出聲音,再接著他就沒有任何知覺了。

  王子殿下瞇起好看的雙眼,似笑非笑。「真髒。全國衣匠公會理事長居然是個不分美醜的人。」

  海雅面無表情的在屍體上動些王子不感興趣的手腳,「王子殿下應該要認真考慮如何預防這樣的事一再發生。」

  王子苦笑,「知道、知道,如果還有下一個女孩因為這種事而自殺,豈不是我們這衣匠之國的一大笑話嗎?」

  「我不是那個意思。」海雅將從屍體上取下仍然血淋淋的臉皮,收拾近一個大小恰好的盒子裡,「您得要給國王一個交代。」

  「呵呵,他們放任康絲茉被陷害,應該是他們要給我一個交代才對。不過沒關係,妳就去通報一下吧。也該讓他們把皮繃緊了。」

  海雅用圍裙唯一淨白的裙角擦擦手上的血痕,「那麼,我將禮物送過去。」

  王子沒有接話,只是默默的摘下一朵紅色波斯菊,一同放進那個放置臉皮的華麗木盒子,斂起笑容的臉龐透露出的嚴肅讓海雅也隨之肅然起敬。

 

  「妳有我唯一喜歡卻沒有強取的紅色捲髮,優雅、美麗。願妳安息。」

 

  王子優雅的手指將木盒蓋子闔上,海雅聽出了王子那句餞別的話外之意。

  少有人知道這位王子內心除了優雅的算計殺戮,還藏著情感。而海雅是那個少數人之一。

  他對堂妹的愛護,就像天下所有愛護妹妹的兄長一樣。

  真可惜那個醜傢伙惹錯人了。海雅心想。他偏偏惹了當今王子殿下唯一愛護的堂妹──皇室唯一的公主殿下。

 

  至於這位皇室公主為什麼會在鄉下地方,當個普通的貧窮女裁縫,這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待續─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本著作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4.0 國際 授權條款授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滄藍 的頭像
滄藍

STORIA。

滄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