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說是台灣密室推理第一把交椅的林斯諺,他筆下的偵探,林若平及「山莊」系列一直都有著一定的知名度,而這本長篇著作,《冰鏡莊殺人事件》正是林若平的另一個山莊探案,同時也是第一屆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的最後決選之一,其作品的縝密與細膩可見一斑。

 

(本文牽涉謎底與劇透,未閱讀本作者請斟酌點閱)

 

  《冰鏡莊殺人事件》可以輕易看出林斯諺的企圖心,無論是精心設計的密室機關,或是層層堆疊、天衣無縫的詭計,連環鎖般的環環相扣,每一個謎團都有一個自己的解答,但這解答卻又會帶出另一個解答,整部書沒有不必要的冗贅之處,從頭到尾都是謎團與解謎,腦袋從頭轉到尾,喜歡本格推理小說的讀者一定也會喜歡上《冰鏡莊殺人事件》的扎實厚度。

  《冰鏡莊殺人事件》如前所述,是本格,卻又帶著林斯諺慣有的邏輯推理味道,二者融合出的風格,多多少少都可以在傳統本格的情節中,一窺些許的歐美風味。不過,更多時候是偏向東洋本格,於開頭與收尾就可以看見很「傳統」的序幕與謝幕,詭計與犯案手法格局偏大,卻也不偏本格精神,精巧繁複,然而卻讓人驚嘆連連。

  在這本書裡,讀者可以找回閱讀推理小說時的樂趣──如果閱讀推理小說的動機是想破除自己的思想框架的話,《冰鏡莊殺人事件》的舖敘會是很棒的體驗。順著案情發展與偵探的思考方向,我們可以輕易的聯想到冰鏡莊的謎底,然而會因為太過不可思議而屏除這個可能性,而推理小說的存在總是能將不可思議帶到讀者面前,打破想像的框框造就奇蹟,就這點而言,我相信《冰鏡莊殺人事件》中的密室傑克執著於實行奇蹟的這點,正是作家本人的一小塊心靈縮影。

  當然,《冰鏡莊殺人事件》雖然企圖心與格局都相當龐大,卻可能成書急促或其他原因之下,出現了幾個無傷大雅的小矛盾,如林若平與莉蒂亞參觀蠟像館時兩人的東西側描寫有些混淆,至今我還是有點疑惑紫棺到底是在哪一側,不過這似乎無傷大雅。另外一些角色的發言有些小突兀感,在前半部的時候明顯較多,後半部則幾乎不存在。這讓我這個平時有追蹤林斯諺臉書的迷妹很不解,林斯諺說過的「bug」到底在哪裡?

  不過我倒是有個對於解謎有相當程度的關鍵的疑惑:林若平將水倒入士兵雕像的劍鞘,是想測試劍鞘中有沒有石子,但將水灌入劍鞘裡,石子應該也是不會浮出的吧?看來得做個實驗了。

  另外,《冰鏡莊殺人事件》著實是本向各密室推理大師級經典著作致敬的作品,而這也是我喜歡它的原因。說是致敬,卻是實實在在的致敬之意,而不是現今帶有模仿意味的那種,藉由密室傑克的模仿犯案,雖然布置場景相同,破解手法卻與模仿作品不同,藉由自己的精密作品向這些大師與經典作致意,真的誠意十足。

  不過,如果細細的品嘗這本著作,也可以輕易的發現,這一切的詭計如同密室傑克對藝術的融貫性之執著,我們也可以看見林斯諺的執著在這本著作中發酵。密室傑克在書中模仿過林斯諺的〈羽球場的亡靈〉,而綜觀整本《冰鏡莊殺人事件》的謎題核心,將花樣抽解之後會發現,冰鏡莊再大、有再多的神奇玄機,它也不過是被擴大、被精心包裝的羽球場,這或許會影響到《冰鏡莊殺人事件》的評價,但我個人卻相當喜歡這樣的再次出發,密室傑克已經將這種執著傳達給我了,而我也相當肯定這樣的瘋狂,而且相當享受這次的解謎之旅。另一個有趣之處是,林斯諺本人大概也沒有想到在幾年後的未來,他在《冰鏡莊殺人事件》中的預言竟然成真,〈羽球場的亡靈〉後來在2014年時真的被登載於EQMM上了。

  當然啦,林斯諺在《冰鏡莊殺人事件》中玩的詭計,歷史上可能許多人都玩過,甚至是與推理小說不太同路的《盜墓筆記》南派三叔都賣弄過,也不怪島田大師對這本遺珠有不看好、並且暗示過時的點評,然而在台灣,這樣大場面的、融合機關與心理的密室,實在是討好不了市場,也很少有出現共鳴之作,或許在日本已經有館系列作為先驅者,但台灣的小小土地上,第一人我想仍然是林斯諺的山莊系列,過不過時我想是各有解讀。

  最後,吐槽就還是省略了,有興趣可以翻看噗浪的紀錄,雖然也只是想要藉此調侃林若平大概是我見過的偵探中,天然屬性點到最高的偵探。不過,這麼稀罕的偵探品種不好好保護起來怎麼可以呢?

  期待下一次與林若平見面時,會有甚麼樣的驚奇待人發現。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滄藍 的頭像
滄藍

STORIA。

滄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