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這是發表第二篇不藍燈作品的讀後感,但其實《聽著雨聲告別》才是我讀不藍燈的第一接觸。雖然算是「情歌快遞」的第二集,但沒有讀過《快遞幸福不是我的工作》也可以輕鬆進入小說世界。

聽著雨聲告別  

  「情歌快遞」白過駒,這一次沒有像之前那麼倒楣被誤以為是兇手,而是Brandon,一個向現實低頭捨棄了夢想而被主角不諒解的老朋友。一位女大生遭到殺害,Brandon被目擊出入第一現場,隨後便消失無蹤,最後一個見過Brandon的人就是白過駒。沒有了先前那個愛當偵探的朋友,白過駒這次自己做起了偵探,一步步探究事實真相。

  和《快遞幸福不是我的工作》相似的步調與氛圍,專屬於主角的固執又帶著些許憂鬱的性格,讓《聽著雨聲告別》也染上了不藍燈特有的寫作風格,卻也比前作還更要成熟上許多,沉潛著夢想與現實之間存在落差的無奈與感慨,深度刻劃了每個追夢人曾經有過的熱情,與失去它或仍不放棄它的心路歷程。

  雖然謎團一樣不如傳統本格推理那般複雜,雖然主角探查真相的過程和前作一樣被恐嚇而寄出恐嚇書的角色神似,但不藍燈對人物們的細膩描繪卻仍然將故事生動,共鳴著讀者的心,最後的謎底無論是不是意料之中,但橫亙在白過駒與Brandon之間的鴻溝──夢想與現實的對比,才是最主要的重點。

  除此之外,不藍燈作品中自然融入的台灣景色,也是加深華文推理印象的一個助力。華文推理中很少一讀就讓人眼睛為之一亮的本土情節,除了陳浩基那滿滿的香港人文時代的《1367》外。

  對我來說,《聽著雨聲告別》特別引起我共鳴。

  在某種程度上,我是Brandon,已然向現實低頭,卻又像白過駒一樣固執,還在現實的夾縫中拿著筆,催促自己寫,也警惕自己別忘了怎麼寫。從某種角度看,我是Brandon,背離了一起逐夢的摯友,卻又像白過駒一般念舊,偶爾會想起那一起打造夢想熟成未來藍圖的那個陪伴。

  比起《快遞幸福不是我的工作》,我更喜歡《聽著雨聲告別》。

  像是為我將這份思念與歉疚,一同寄送給某位曾並肩作戰過的好朋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滄藍 的頭像
滄藍

STORIA。

滄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