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的每天每天,除了讀書、豪斯之外,其餘時間不是盯著空白的word頁面發呆就是吃飯睡覺youtube。

  一個人住,還滿多自由的。什麼時候洗澡、洗衣服、吃飯都很彈性,只要不吵到鄰居音樂想開多大聲都行,想看BL漫畫也不用有什麼顧忌。但一個人住,卻有太多自由。沒有能呼應的笑聲、沒有陪伴的日常話題,只有自己不發一語的沉默在房間裡。再怎麼想改變,我終究還是那個害怕寂寞的我啊。

  有些有趣的事,想寫下來,但礙於精神與軀體上的疲乏,很無力紀錄。

  正好,閒來沒事登入了大概有一年半沒碰的無名帳號,將那些以前曾經重視過、崇拜過的人的網誌巡視了一番。有個人最新的網誌中提及,人之所以會感到寂寞,是因為沉浸在自己的夢裡,而每個人的夢都不同,於是寂寞誕生。他還說,要克服寂寞和它帶來的負面情緒,最好的辦法就是走出自己的夢、穿越到別人的夢裡去愛。

  我大概,一直都不懂愛。

  看著那個說不再寫文章的人又提起筆繼續寫,看著這個人的網誌仍然鎖在同一個日期,我好困惑,因為我很好奇。好奇著他為什麼能為了同一個人寫這麼久這麼多的文章,好奇著他鎖起來的心裡藏著的夢是什麼樣子,好奇著他沒有說完的話的後續,好奇著他的一切他的所有。

  卻從沒想過,我又表達過幾次自己?

 

 

 

  愛是祝福。愛是支持。愛是寬恕。

  愛是祝福。愛是支持。愛是寬恕。

 

 

 

  我知道自己做不到,但仍然想去嘗試。試誤學習系統某地方出錯,似乎是我的優點之一。

  無法說出我相信我可以,對我來說,「相信」本來就是太過虛無飄渺。但是我願意嘗試,看我可以去多遠的距離。而這一次我想看看,我可以多愛那個我恨的自己。

  人生中總是會有很多人來來去去。這是最近深刻的體會。

  或許能包容我的、或是覺得有能力包容我的人,或許會留久一點,直到他們發現無法瞭解我、無法接近我。我逐漸以為,每一個人都在離開一個人,可能是摯愛也可能是討厭無比的人,好像人們相聚就是為了分散的那一刻。「好聚好散」這個詞不會是因為這樣而誕生的吧?

  想得越多,精神就越疲累。

  我想是因為多巴胺分泌過多或是血清素過少,或是其他未知的大腦作用,不斷讓我聽見、看見幻覺,驚恐於身為一個成人不該去驚恐的不存在,或是害怕可能會發生卻機率渺茫的事物。想尖叫,想嚎啕大哭,想逃跑,想就這樣消失,好幾次的瀕臨崩潰都只是一個人要離開我把自己困住的夢境。

  是時候該讓自己到夢醒之後的世界走走。

  在某一件大事發生之後,應該不少人覺得我是瘋子。而經歷過接續的一連串低潮,我認知到我確實是一個瘋子。一個想尖叫卻被怯懦壓制的瘋子。

  再多的休息也得不到心靈上的修復時,就該反其道而行,將每一吋精神都燃燒掉。死了,才能再活一次。

 

 

 

  你以為苦苦等候的是你,其實被困在羊水快要窒息的是我。

  愛一個在世界上隨意一個角落、有血緣或沒血緣的兄弟姊妹到快要窒息的地步確實不正常,但我是瘋子。不正常就是我的日常。

 

 

 

  接受自己的瘋狂,是愛自己的第一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滄藍 的頭像
滄藍

STORIA。

滄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