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來,害怕著、懷疑著自我的存在,都是造就我內心至深孤獨及不安全感的根源。或許跟我從小沒有和父母同住,整整六年在被祖父母訓斥辱罵後的哭喊中喊著愛,突然被接到他們身邊去的不知所措有關。

  為了得到愛、得到關懷,我將喜歡在鄉間狂奔的野性埋葬,觀察著家人所期望的「我」的模樣,致力於完成那個期望。因為知道有效,因此開始不斷的堆疊別人眼中的「我」,以那樣的「我」成就真實的我。隨和,溫順,必要的時候可以三八,可以冷靜。

  然而,以鏡子構築的自我有多麼的脆弱易碎啊。而它們的確碎過好幾次,因為我的偽裝並不是每次都有用。只要他們眼中看見的我不是他們心中期望的我,我就崩潰,越是崩潰就越無法再次構築出那個虛假的「我」。

  沒有了鏡子,我還能是誰呢?

  在無數次的崩毀之中,我開始想要擁有我自己。不再迎合別人的眼光的我,不再需要鏡面偽裝的我,可以坦率說愛或不愛的我,可以真切的符合他的羨慕的我。

  還有那個奔跑在田野中,自由的我。

 

  我的人格中存在的最大矛盾便是,期望著自由卻也害怕寂寞,不想被人拴緊卻不讓人擁有他們的空間,是最根本的自私。

  明白這一點,所以一直自我厭惡著。討厭著自私的自己,討厭著不斷任性的自己,因此不斷的想藉由破碎的鏡子去糾正那些自私。傻子,既然想要擺脫虛偽的自己,被打碎的鏡子哪裡隱藏得住那些自私呢?

  像那首歌的歌詞,我只是宇宙間的一粒小小塵埃。塵埃的願望雖然自私,卻是最真誠的願望。

 

  我無法一一細說,為什麼我要將我愛的一切一手打碎。

  或許是因為不想再看見那些謊言,想要對自己誠實。或許是因為早就察覺那些圖謀利益,想要勇敢的面對背叛。或許只是單純的,想要證明自己的重要性。如果他們不是對自己說謊,不是只想利用自己的文筆,或許發狂過後,他們還會站在原地。

  但大多數撕心裂肺的吶喊換來的,也不過是一句莫名其妙而已。  

 

  只是只是,想要有那麼一道包容一切的光,讓我不再懷疑自己,不再害怕失去。即使自己被迎來的光芒照的透明,也能被擁抱在懷裡,可以有道溫柔的聲音陪伴在身邊,該離別的時候能在耳邊跟我說,『你可以安穩的睡了。』

  而我祈求自己能夠堅強,然後遇見仍在未來的,那樣的你。

  我只是,想配得上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滄藍 的頭像
滄藍

STORIA。

滄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譚美✡
  • 好聽啊~甘願做憨人w
  • 我卻好像走上了另一種截然不同的道路orz

    滄藍 於 2013/01/14 19:51 回覆

  • Tiffany
  • 是不是在說那首"是什麼讓我遇見這樣的你"呢?

    嗯...雖然是以前的文章
    但還是對現在的你說一句:"加油"!
    (哈哈 你會不會想說:"一直翻舊文是什麼意思"XD)
  • 哈哈寫這篇文的時候,白安好像還沒出專輯w
    不會啦,雖然我也滿驚訝舊聞會被翻閱(羞
    謝謝你的加油喔>w<

    滄藍 於 2014/07/02 20:1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