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有多久沒好好翻完一本推理小說了?翻了筆記本記錄才發現有兩個月沒讀了,期間轉戰數部推理日劇,回頭翻開書本才發現心靈對推理作品的渴望沒有因為日劇而緩解啊!

ruleso1  

  《名偵探的守則》算是東野圭吾幽默推理之一,但說幽默也不太準確,書中包含著詼諧、嘲諷和省思,雖然不很辛辣,但卻足以令人思考許多了。

  以「密室」起頭的推理短篇集,藉由本格推理作品中的不成文守則寫成各篇短劇,經過以相當有趣的方式呈現「暴風雪山莊」、「不在場宣言」、「死前留言」、「童謠殺人」等等本格推理中常見詭計,在最後「最後的選擇」中讓名偵探天下一大五郎做了一個半開放式的收尾,卻讓人震撼不已。

  其實這部作品我先看過改編過的日劇後才看原作,才稍稍體會了在〈花樣粉領族氤氳溫泉鄉殺人事件」論—兩小時單元劇〉中對改編日劇的吐槽,因為日劇中不僅將天下一的形象更動,也加入了原本不存在於原著中的茉奈,雖然主婦推理日劇守則其一是偵探必須和配角來上一段曖昧,但原作之中是讓天下一性轉成女偵探,和大河原警部搞曖昧,但日劇上卻選擇創造茉奈,讓她和天下一搞曖昧。 

  並不是說原創角色不好,其實沒有茉奈,原作看起來還有點寂寞呢。

rules02  日劇的天下一大五郎既沒有亂髮也沒有戴眼鏡,倒是有個總不脫下帽子的謎題。


rules03  

  ▲日劇中才有登場的女刑警,重責大任是和天下一發展一段曖昧,跟內海薰有點像,但內海是原作即有的角色。  

  這模式似乎也出現在《偵探伽利略》裡,雖然沒看完此系列的各作品,但是看完其一的《嫌疑犯X的獻身》,比對了電影後仍然發現不少差別。

  另外就是〈要殺趁現在—童謠殺人〉這篇,整個故事背景也從小島移到電視台,可能是因為要找小島拍攝過於困難了點吧。

  但關於東野圭吾的作品,現在可以說是作品被改編日劇最多的推理作家,但又有多少日劇觀眾翻閱過他的原作,試圖去體會作者原本想表達的東西呢?

  關於最後的收尾,因為我只是一個業餘的推理小說愛好者,既沒有對於各種詭計或推理派別分類有多深入的研究,也沒有創作出這種作品的自信,只能說是一個對「偵探」職業充滿憧憬的小咖,所以見解或許會有些偏頗。

  無論是「本格」或是「新本格」,在興盛時出現的好作品我們不能否認其價值,但後世因為「推理小說」定義逐漸模糊後而誕生的作品,就算已經偏離了「本格」對作品中解謎的要求,但也不能說那不是推理小說,這樣對那些作品和作家是不公平的。

  但這也呈現了本格推理作家對本格派發展的擔憂。

  近代有些推理作品,既沒有偵探也不講求詭計的架設和破解,於是東野在這本《名偵探的守則》的最後,讓天下一做最後的選擇。

  殺了偵探,就能救「本格」嗎?

  這是很值得思考的問題。

  社會派大師松本清張曾經提過,在推理作品中是不需要偵探的出場的,但那是因為社會派作品所追求的重點,並不是解謎而是呈現社會問題。沒有了偵探,本格派還能算是本格派嗎?但是不捨棄偵探,還能在資訊進步的現代完成作者賦予的任務和讀者群的要求嗎?這些問題還在思考中。

  不過說到近代既沒偵探也沒複雜謎團的作品,也不少好作品,乙一或是伊坂幸太郎的作品中也有著推理小說的少許精神,讀來也相當有意思,或許我們該思考的不是如何解救本格的沒落,而是該如何振興偵探在現代讀者心中的形象吧?(但我想在英國就沒有這個問題,名偵探福爾摩斯在現代的英國人心中仍然佔有不可抹滅的崇高地位。)

  稍微提了一些我自己看完的想法,不過雖然這部作品對本格吐槽得淋漓盡致,但我仍然會看也會從心底期待哪天有不能打破這些不成為守則的創新本格作品。

  以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滄藍 的頭像
滄藍

STORIA。

滄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