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明天」似乎沒有更好。

文章標籤

滄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總有種,這世界與我無關的錯覺。」穗看著窗外的小巷,呢喃般吐露嘆息,吐息沒有形體也沒沉默無聲,好似他的呼吸毫無重量、不曾存在。「走在路上,我突然這麼覺得。」

文章標籤

滄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她站在廚房流理檯前,兩眼發直瞪著水龍頭,內心不斷自問:「我到底在幹嘛?」

  要不是與男友的晚餐約會再次泡湯,或許她就不會跟內心深處的大空洞妥協。「嘿,找個人把我填滿吧?」只要隔天與男友見面就能填起來了,她總是這樣回應它,也每次都有效。但只有今天,被放鴿子的失落感壓在肩頭,孤單寂寞累積出屈服的伏筆,在短暫的瞬間,她竟真的有那麼一點悖德的念頭,那時正好電梯門打開,而她的鄰居被困在家門外無處可去。

文章標籤

滄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據說她不是個漂亮的女人。

文章標籤

滄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